阅读记录

《甩了首领宰后我跑路了》

第42章 好感度下降

中原中也敏锐的察觉到太宰治的话里藏有深意。

但是他思忖片刻还是没有到达太宰治的第二层, 毕竟太宰治根本就不会拳击,这拳击手套买来是干嘛的?

“不需要。”

他果断把拳击手套递了回去,并且不耐烦的一挑眉, “把自己不需要的东西送给别人当礼物, 你这家伙果然够狗的!”

被这样骂了顿,太宰治却像是被逗笑了似的轻笑了起来, 并且下意识拿出了手机开始录音。

“稍等, 我觉得这段对话很值得珍藏起来。”

他朝着懵逼的中原中也说出这句解释,成功让中原中也满头问号。

这一刻中原中也非常想一巴掌扇过去:能不能好好说话!

各种无法让人理解的操作在脑子里险些爆炸, 中原中也实在是不想再浪费什么脑细胞了,单刀直入道:

“再跟你浪费时间我就是脑子有坑,别废话了。你说!瑠璃知道我的事情,是不是你这个混蛋透露的!”

听到瑠璃这两个字,太宰治的脸色一下子严肃了起来,深深看了他一眼:“你在说什么?”

“你还敢装作不知道!”中原中也早就随身带好了证据,他直接让人将月刊漫画杂志拿了出来,气势汹汹的翻到其中一页, “你看!这绝对是我的形象吧!!”

越看上面的可爱大小姐形象,中原中也就越是憋着一股火:“竟然把我画成这个鬼样子, 还泄露了我很多秘密,我告诉你, 这事没完!”

太宰治饶有兴趣的接过漫画翻了两页,这还是他第一次看瑠璃画的漫画。

在书中看到的只是大概的经历, 他没办法通过书去阅读瑠璃的漫画作品,心中不免有些好奇。

而当他看见漫画中, 那个说着‘人家只是在成长期’的娇小大小姐时, 太宰治就实在是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这段时间他几乎从未笑过, 似乎是因为心心念念的人就在他附近,他也已经解了一些心头之火,此刻竟是能够发自内心的微笑了。

“哈哈哈哈这个很适合你嘛,中也。”

太宰治用指腹扫了下眼尾的泪珠,声音都愉悦的上扬了:“果然瑠璃很有天赋,将你画的这么形象,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中原中也的额角跳了跳,眼底再次燃烧起恐怖的火花,“喂青花鱼!我可是忍你很久了啊!果然罪魁祸首就是你吧!快点给我坦白从宽!!”

倒是太宰治挑了下眉,露出若有所思的模样:“不对吧,以你的性格必定不会较真,谁惹祸了你你就会一根筋的去报复回去。没有第一时间对瑠璃下手,反而在这里纠缠我……不太对劲。”

中原中也气的跺了跺脚,卧槽什么叫一根筋,这特么不就是在说他傻呢吗!

只是没等他大发雷霆,就看太宰治忽然一手摸上了下颔,眸光微动:“是森先生下的命令?让你调查瑠璃相关的事情?”

“……”

瞬间,中原中也身体僵硬了起来。

下一秒,又恶狠狠的磨了磨牙。

果然太宰这个家伙就是脑子比较好使,短短几句话就猜出了他这次出行的任务!

此时跟太宰治比脑子简直就是死路一条,中原中也果断放弃了辩解这条路线,威胁性的朝太宰治露出獠牙:

“……就算我说是的话你又能怎么样呢?”

中原中也唇角的弧度逐渐扩大,冷笑道:“这是首领亲自下达的命令,就因为瑠璃擅自将我的情报发布了出去。”

“你不会真以为你的力量能够对付整个组织吧。”

“你应该知道,组织看上的人从来不曾逃脱,就算是你的人也是一样的。”

他以为这番威胁或多或少会对太宰治造成一些压力。

但令他失望的是,太宰治却始终露出一副平和的心态,甚至还慢条斯理的点了点头。

“组织的力量确实很强大,这点毋庸置疑。”

“看见组织能有今日的强大,我也感到很欣慰。”

“……”

刹那间,中原中也脸上呈现出匪夷所思的表情。

要了命了,太宰治竟然开口夸赞黑手党了!!

那个叛逃的太宰治竟然真的、开口夸赞了!

他不会是幻听了吧!!

一双蔚蓝色的眼眸瞪着溜圆,中原中也惊的瞠目结舌:“你、你不会真的是吃错药了吧太宰。”

不对劲,实在是太不对劲了。

太宰治朝他笑了下,随即语气峰回路转:“不过即使是这样,能够处置瑠璃的,无论哪个世界,也唯有我一个人。”

莫名其妙的自信,却让中原中也顿时安心了许多。

还好,还正常着。

“就你?”

中原中也嗤笑了一声,嘲讽似的瞥了眼太宰治那纤细的手腕。

嗯?

怎么感觉好像比以前结实了一点?

一眼望去后,中原中也却没能很快收回视线。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觉得太宰治那原本一折就断的手腕,覆盖了些许的肌肉。

许是注意到他的惊讶,太宰治笑盈盈的撸起了自己的袖子,露出一截略显苍白的手臂。

然而这手臂却不似藏在衣袖下的那般脆弱,反而上面拥有了一些流畅的肌肉线条,弯曲手肘时,能明显看出贲起的肌肉。

中原中也惊了:“你什么时候偷偷锻炼身体了??”

他分明记得太宰治以前那个白斩鸡的身材肯定没有肌肉!

太宰治享受了一波他惊恐的目光,觉得这只中也的反应比他们那边的中也有趣多了。

毕竟他们那边的中也就算看见他的肌肉,也只会露出便秘的脸色,一点都不有趣。

得意洋洋的将袖子放下,太宰治微笑:“这就是爱情的力量,等你什么时候拥有了,就能够明白了。”

“……”

一把狗粮直接塞进中原中也的嘴里,他的脸色瞬间变幻莫测起来。

“但是!就算有肌肉又能怎么样!”他咬牙切齿道,“反正你也肯定打不过我!”

“这一点我不否定。”太宰治耸了耸肩膀,却没有露出失落的脸色。

他往前一步,忽然拉近了与中原中也之间的距离,借由身高的差距,微微俯下身,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嘴边。

这时,他露出了身为首领时,那熟悉的略带着冷意的笑容。

上位者的威压一瞬间压制,令中原中也身体僵硬,动弹不得。

“不过呢,中也。无论在哪里,你都是属于我的狗,狗要听从主人的命令行事才行,怎么可能去反咬主人呢?”

“……哈?”中原中也愣住了。

或许是现在太宰治给他的感觉太过于毛骨悚然,或许是眼前人根本就不是他所熟悉的太宰,他大脑一片空白,竟没能第一时间反驳。

而下一秒,当他看见太宰治忽然从怀中拿出的薄薄的纸张时,倏地睁大了双眼。

“这是……银之神谕?!”

银之神谕是可以调动港口黑手党所有成员的特权委任状,有了他就相当于首领亲临,绝对不能拒绝命令!

但是这绝无仅有的银之神谕,为何会在港口黑手党的叛徒身上??

中原中也快速抢过银之神谕,慌忙检查了起来。

果然,无论是特质的纸张亦或者是特殊型号的墨水,都是港口黑手党的专有。

就是最下面的首领签名是盖的章,但这印章也同样不是伪造的。

观察良久也没找到破绽,中原中也只能接受了这个事实,眉头紧蹙,咬紧了牙关:“……森先生到底在想什么?!”

“已经确认完毕了?”太宰治好整以暇的看着他,微笑道,“不管出于什么样的想法,你可是没有办法违抗这道命令的哦中也。”

他弯着眼眸,眼底满是笃定,“那么,现在你应该怎么做?”

挣扎的神色在中原中也的脸上清晰浮现。

说实话,要让中原中也向太宰治低头,那几乎是一生都不可能的事情。

然而太宰治却抓住了他的一个弱点,就是对组织的忠心感。

只要出示所有有关组织的理由,就算是要求再离谱,中原中也也会努力完成。

他几乎将自己的一切献给了组织。

“……我明白了。”中原中也深呼吸一口气,眼底已经彻底沉了下去,“我会听从你的命令。”

“很好。”太宰治愉快的笑了起来。

“或许你完成的任务让我满意了,我就会告诉你瑠璃熟知你的理由,那并不是我透露的哟。”

给予了中原中也一些对任务的动力,太宰治也不再废话了,直接大手一挥道:“跟我来。”

他率先往前走去,后方则跟着一群穿着黑色制服面容严肃的男人。

这副光景倒是在东京的接头很是稀奇,周围的行人都或多或少的将视线投了过来,好奇的打量着。

太宰治对这副场景熟视无睹,轻车熟路的带着众人来到东京的银座之内。

在这之前,中原中也曾多次幻想太宰治到底会对他们下什么样的命令,是对抗敌对组织,还是利用组织的情报网打探什么消息。

结果,太宰治就这样将他带到了银座的一家香水店中。

置身于满身芬芳香气的世界里,中原中也一时间还反应不过来。

他满是狐疑的打探着四周的店员,想要理解太宰治来到这样一家女性用品店的深意。

可能是因为智商的差距,最后他还是什么都没能发现。

本着打起警惕以便应对所有突发情况的想法,他寸步不离的呆在太宰治的身边。

而随后,他就眼睁睁的看着太宰治买了一瓶漂亮的香水,并在付款的时候后退一步,示意他上前。

中原中也:“……”???

这特么是将他当成了可移动的钱包了?!

好在这么点金额以中原中也的年薪完全付得起。

满脸黑线的付完款后,太宰治又义正言辞的命令中原中也找人将这香水送到瑠璃的手里。

“……”

可移动钱包之后又成了跑腿了的呗?

中原中也感到自己这个堂堂黑手党第一异能者,刹那间失去了所有的威严。

但与此同时,他又不得不感叹了一句:“你还真是喜欢那家伙啊,还送礼物,不过亲自去送礼物不是更显示心意吗?”

“不行,我现在还不能去见他。”

太宰治的脸色陡然平静了下来,声音中透出了一丝深沉:“现在,还不是时候。”

如果现在见到了,那他心底的黑暗一定会彻底爆发。

对瑠璃逃跑的愤怒,对瑠璃与这个世界太宰亲密的嫉妒……这疯狂的占有欲,聚拢在内心的黑暗。

一旦爆发出来,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

他不想伤害瑠璃,所以就暂时保持这样吧。

按捺住心底对瑠璃的思念,太宰治缓缓呼出一口气。

“而且,你以为我送的是礼物?”

他忽然一勾唇,狡黠的笑了起来。

“不对哦,我可不是为了讨他的欢心,而是为了让他厌恶我,越是厌恶,越好呢。”

瞥见他眼底迸发出的诡异的冷芒,中原中也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离得太宰治远了一些。

反正他是不明白太宰治这个神经病到底是想干什么。

算了算,到底也跟他没关系,反正只要将任务完成就好了。

中原中也放弃了思考。

于是,在仅仅两个小时过后,取得舞蹈组第一名优胜的瑠璃便得到了太宰治让人送进来的礼物。

因为现场突发表演的飞刀,瑠璃实在是没能想到自己能取得这样的好成绩,刚跟小组的成员庆祝完,心中无比的愉快。

而当收到太宰治礼物时,瑠璃的心情更是攀上了一道高峰。

抱着激动的心情,瑠璃迅速回到房间拆开了礼盒,一双碧色的眼睛仿佛会在发光。

然而,当看见里面透明的香水瓶时,瑠璃嘴角上扬的笑容,瞬间凝固了。

“……”

不是他不喜欢礼物,而是他患有香水过敏症,只要闻到香水味,就会感到头晕窒息,很是难受。

以前喷了些香水的尾崎红叶曾经去过首领太宰治的办公室内,当时在一边休息的瑠璃就差点没有晕死过去。

从此以后,他的身边便再也没有喷洒香水的人。

所以……

瑠璃看着手中的香水,感到极其烫手。

你说太宰治送点啥不好,专门往他讨厌的方向送。

要不是他知道太宰治并不知道他讨厌香水这件事,他还真以为太宰治是来找茬的呢!

瑠璃原本愉快的心情,瞬间降低了很多。

但这毕竟是太宰治的礼物,也不能扔,他就暂时放在了自己的桌面上。

结果不知道为什么香水的瓶口有些松动,不经意碰到在桌面上,就瞬间洪水大爆发。

瑠璃差点没被这满屋子的香气熏死,还是赶紧捂住口鼻,开了窗户,呼吸一大口新鲜空气,这才免于窒息。

收拾后续狼藉的桌面时也极其麻烦,就算擦干净了,桌面上还是拥有那抹浓浓的余香。

累的半死不活的瑠璃险些怀疑人生,无法避免的将怨念的心情发泄到了太宰治的身上。

他深知这样的心态不太对,尽量调解自己的想法,结果两天后,他再次收到了太宰治的礼物。

嘴角上扬的拆看之后,从里面竟是猛地蹦出一只绿油油的青蛙,差点没一波把瑠璃吓走。

仔细一看,青蛙竟然只是仿真玩具,最下方贴心的放着便利签,里面写着标注:

【惊喜盒子,能够你带来别样的快乐哦,今天你惊喜了吗?】

瑠璃:“…………”

额头倏地绷起青筋,瑠璃深吸一口气,直接将惊喜盒子摔在了地上。

惊喜个屁!!

能不能送点阳间礼物啊混蛋!

如果过上一次还是无心之举的话,这一次一看就是故意的礼物直接让瑠璃的心态爆炸了。

他再一次对太宰治无可控制的生出了浓浓的怨念。

所以,到底是太宰治情商就这么低,就是想把这些礼物送给他讨欢心,还是这根本就是故意的。

他认真想了想,觉得身为太宰治,前者基本没有这种可能性,顿时咬牙切齿的捏了捏拳头。

呵呵,他以前还觉得这只太宰除了花心一点哪里都比首领太宰治好,但现在一看,可算了吧。

起码首领太宰治送给他的都是他需要的东西!

人一旦有对比,就显得挑剔了起来。

瑠璃忽然觉得有必要冷淡这只太宰一段时间,不能让对方蹬鼻子上脸。

在隔天后,不知道是不是心理怀了一丝愧疚,太宰治竟然又派人捧了一把百合花,送给了他。

虽然百合的花香气息瑠璃同样不那么能够接受,但太宰治的态度还是达标的。

瑠璃哼唧哼唧的瞥了眼那绽放的灿烂的百合花,还是有些别扭的接过,放在鼻翼下轻嗅了下。

不算太浓的花香让他神情放松了些,也自然流露出些许笑意。

精致的脸蛋与纯洁的百合相称,勾勒成房间内最美好的画卷。

少年将掌心轻轻抚摸着百合的花瓣,碧色的眼眸微微摇曳着光芒,一瞬间表情柔和的不可思议。

尔后,他收回手掌。

只见手背上已经多出了个那么大的瓢虫。

瑠璃:“……………………”

下一秒,房间内猛然传来东西摔破在地面的声响。

惊恐中,瑠璃失手打翻了还剩下的那半瓶香水,房间内还疯狂飞着瓢虫,还不止一只,整整有三只!!

看着一片狼藉的房间,瑠璃好半晌才努力将尖叫压了回去,一拳狠狠揍在了地面上。

……很好……太宰,这仇我记下了!

你给我等着!不揍你一拳难解心头之恨!!

瑠璃的低气压直到第二天也没有纾解,以前那个爱笑温柔的他仿佛被什么东西附体,浑身散发冷气,神色紧绷,眼下还带着淡淡的黑眼圈。

关系跟他好的人纷纷担忧的询问他发生了什么,甚至还出动了我们的导师黄濑凉太。

“怎么了小瑠璃,最近心情不好吗?”

面对这个帮助他颇多的导师,瑠璃还是很给面子的。

他摇了摇头,打字道:“只是对于一个朋友的操作不太能理解,有些没有睡好而已,没问题。”

“那就好,你们现在训练强度大,可要保持心情愉快才行。”黄濑凉太贴心的劝告道。

但是见瑠璃虽然点头应下,却还是精神有些萎靡,他苦恼的捏了捏后颈,倏地眼睛一亮:“对了,要是今晚没有事情的话,不如跟我去约会吧小瑠璃!”

面对那双宛如小狗一般期待的眼神,瑠璃先是一怔,随后脸色变得有些奇怪。

“约会?”

“嗯!”黄濑凉太重重一点头,“我有个熟人开了一家温泉馆呢,就在距离这边不远的地方,放松心情的话还是去温泉馆比较好哦,还能在和风的房间里心情愉悦的睡一觉,怎么样,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瑠璃若有所思,所以说约会的意思只是想让他放松心态吗。

不得不说,这个理由,瑠璃还真无法拒绝。

他向来对新奇的事物感兴趣,以前也从未去泡过温泉,趁此机会改变下心情,也是不错的选择。

“不耽误明天的进度就好。”

瞬间,黄濑凉太单纯的欢呼起来:“yeah~要跟小瑠璃去约会啦!”

被推着肩膀不断地往前走,扭过头就能看向那双如蜂蜜一般的金眸闪过的喜悦的笑意,瑠璃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觉得这位黄濑老师是一个很纯粹的人,所有的想法都放在表面上,像太阳一般温暖。

他的魅力不仅仅是大屏幕上放出来的硬照,喜欢他的人恐怕更青睐于他那可爱的性格。

与这样纯粹的人接触,不会有太过的顾虑。

曾几何时,瑠璃也希望自己能够成为这样普通的人,只可惜,他的异能天生无法禁止,从而迫不得已走上了黑暗的旅途。

瑠璃还是很喜欢跟黄濑凉太接触的,这个时候,他才能单纯的感到轻松,不用去想太多复杂的事情。

两人傍晚便请假来到了温泉旅馆,里面的所有装修都充斥着钞能力,看的瑠璃惊讶不已。

能开得起这样豪华的几层温泉旅馆,绝对是相当有钱,瑠璃一边咂舌,一边问道:“请问您朋友到底是……”

“他叫赤司。”

没有一丝丝意外的,这个名字从黄濑凉太的嘴里说出。

“赤司征十郎。”

“说起来,你们曾经也见过一面呢。”

瑠璃抱着果然如此的想法,点了点头:“是的,上次多亏了他的帮助。”

这么一提,瑠璃忽然想起了太宰治曾经警告过他不要独自出门,说不定上次那些敌人仍旧在黑暗中窥视他。

然而因为他对太宰治还在气头上,以及温泉的诱惑,瑠璃完全没有想起过。

他的脸上不禁露出了纠结的表情。

不过反正事情都已经这样了,现在往回走跟明早往回走都是一样的,瑠璃索性也就不再纠结。

毕竟是赤司的朋友来到店内,对于赤司这样的土豪来说,一定会是给予免单的赠送。

瑠璃不用花一分钱就享受到了奢侈的温泉,感慨温泉舒适的同时,他还暗暗瞥了眼身侧黄濑凉太裸露的上半身身材。

明显的腹肌,匀称不多一分的肌肉,羡慕了!!

再看看他这软绵绵,平坦至极的身躯……瑠璃脸色一黑,直接将自己埋在了温泉之中。

人在舒适的时候,往往大脑会一片空白。

因此,但黄濑凉太出其不意的询问他事情时,他想也不想的点头认了下来。

“小瑠璃,我在想,是不是你本来会说话,只是因为某种原因才无法说话呢?”

湿漉漉的金发被全部撩到后面,黄濑凉太露出精神的额头,微笑着朝瑠璃试探道。

“……”瑠璃的动作僵在原地,原本点了一半的头猛地扭转,变成了一顿猛摇。

虽然他的脸色陡然改变,也如临大敌似的绷紧身体,但是,他确实是摇头了。

“是这样吗?”黄濑凉太就像是没有看见他的破绽一样,一手拄着下颔,慢条斯理的说着,“在我看来,你似乎更像是迫不得已呢。”

“不管怎么样,我只想说,无论你是否是在说谎,我也会绝对尊重你的**哟。”

“在这种时候包容对方的秘密,才是朋友应该做的事情吧。”

他笑了起来,似乎真的不介意瑠璃的隐瞒。

这样的态度令瑠璃稍微有些感动,神情也放松了不少。

或许,他可以稍稍放松一些心理防线,不用对每个人都高举着心中的一面墙。

这是瑠璃头一次思考他与普通人之间的相处方式。

这几个月内一切一切的经历都带给他不同程度的思考,让他更加温暖的看待这个世界,不在与这个世界隔阂。

泡完温泉后,原本预计的两人在榻榻米的旅馆内住一宿,然而黄濑凉太却忽然接到一通来点,说突然有重要的工作需要商讨。

黄濑凉太为难的看向瑠璃,最终双手合十,诚恳的道了歉:“抱歉!说好的陪你,我却不得不赶过去。”

“大晚上你独自一人不安全,不如趁此机会,就在旅店里好好休息吧,有什么事跟前台说,你是小赤司的朋友,她会照顾你的!”

留下喋喋不休的嘱咐,黄濑凉太迅速系好了领带走出了房门。

只剩下一个人的瑠璃顿时也感觉精神疲倦,在和风的房间内舒服的躺下,度过了一个不错的夜晚。

翌日,他早早便起了床,想要快点赶回节目组。

本以为时间这么早不可能会那么点背再次遇见乱七八糟的敌人。

但没想到,他还真就这么点背!

后方有人的气息一直追随着他的脚步,在空旷的街道上,更显得显眼。

只是这次不是上次那么多人群殴,气息只有一个人的。

瑠璃稍稍有些放下了心,经过上次对打五人组还毫发无伤后,他,有点开始飘了。

不过是区区一个人,能将他怎么滴!

瑠璃自信心爆棚,竟还有些刻意的将来人引到偏僻的路线,尔后小心握紧从袖口握紧飞刀,出其不意甩开刀刃,朝后方的人影挥去。

但在下一秒,看清人影的五官的瑠璃迅速瞳孔一缩,刀刃也堪堪停在了那人脖颈附近的位置。

冰冷的寒光就抵在危险的动脉附近,然而来人却始终微笑着,根本没有在意他的威胁。

那双紫色的瞳孔中闪烁着莫名的光辉,一头柔润的黑发披肩,将美人的脸衬托的无比出尘。

瑠璃微微有些失神:……是他?

因为这张不似日本人血统的脸颊,瑠璃很快便分辨出,这是曾经跟他有过一面之缘的男人。

当时,对方也是这样戴着冬天软绵绵的帽子,与他擦肩而过。

时光交叠,眼前的男人依旧跟那时一模一样。

勾起唇角,露出了个愉悦的笑容。

“终于见到你了呢,瑠璃。” w ,请牢记:,.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