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甩了首领宰后我跑路了》

第39章 武侦vsmafia

“啊嘁!”

太宰治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他觉得后背凉凉的, 似乎有一股阴风扫过。

但他摸了摸后颈,发现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便不再注意起来, 紧接着开始专心一意的调戏瑠璃。

瑠璃被他的话弄得面红耳赤,却死死咬住牙关不肯松口。

他心中的防线虽然有濒临破碎的痕迹, 但却努力坚持住最后的信念。

他是有男朋友的人, 至今为止的努力都是为了让男朋友在意他,事业刚刚进行了一半, 他怎么可能只因为脸蛋一样就跟别人跑了!

这似乎已经发展成了执念一般的东西,现在的瑠璃已经分不清,他想要的到底是首领太宰治的爱, 还是首领太宰治的认同。

但无论哪一种,他都一定要坚持下去,绝对不能半途而废。

只是赤司淳平这边……

可恶, 竟然拿他作为帮忙的代价,这只太宰治实在是太会把握他的心了吧。

瑠璃的目光充满了怨念。

他这边保持着沉默, 倒是赤司淳平听见太宰治的话, 气的脸都绿了,忍不住破口大骂, 一直在强调瑠璃是他的人。

看着瑠璃那纠结的神态, 太宰治的眼底闪过一丝了然, 忽然快步来到赤司淳平的身边, 并一个手刀敲击到对方的后颈。

瞬间, 世界安静了。

“啊啊好吵啊,终于不用再听他嚷嚷了。”太宰治摸了摸耳朵, 露出一种轻松了的表情, 在瑠璃微怔的视线下, 再次挑了下眉,“怎么样,快点决定哦,要不要成为我的恋人?”

刚刚被太宰治干净利落的手刀给惊得脑子空白了片刻,而经由太宰治的重新提醒,瑠璃又变回了一副为难的模样。

三秒后,他才眨了眨眼睛,看向晕倒的赤司淳平:

“等下,不对啊,你刚才碰他了吧。”

他将目光重新移到太宰治的身上:“那他的异能不是早就解除了吗!”

“哇哦!”太宰治露出一副吃惊的样子,那浮夸的演技几乎让瑠璃眼角微微跳动,“真的耶!我实在是太笨了呢!”

说着,还一边敲着自己的头,一边吐出舌头,像女子高中生一般卖了个萌。

但瑠璃只觉得心中一阵反胃:“……求你恢复正常吧。”

“好吧。”瞬间,太宰治就将双手插兜,声线也恢复了平常的状态,“看在你这么可爱的份上,这次就帮你这一次。”

他意味深长的朝瑠璃眨了下眼睛:“但是下次,可一定要答应我的请求哦。”

在他的目光下,瑠璃狼狈的别开了头,下意识揉了揉额头的金发,脸颊红的厉害。

“比、比起这些,应该想想怎么跟赤司解释这次的事情吧。”

他磕磕绊绊的岔开了话题:“他现在已经知道我会说话了,自己还受到了异能的影响,很麻烦。”

“只要威胁他让他不要说出去就可以了。”太宰治回答的相当随意。

也让瑠璃有些无语:“你的脑海里就没有温和谈判这一可能性吗,果然跟……一模一样啊。”

似乎是想起了某个人的影子,后半句话被他轻柔的念出,带着一种怀念的感觉。

太宰治有些不爽的蹙了下眉,他知道瑠璃通过他想到了另外世界的太宰治。

啊,这种被当做替身的感觉真的太糟糕了。

让他忍不住暗戳戳升起了把那边那只太宰治给解决掉的黑暗内心。

好在瑠璃很快就将话题给转了回来,太宰治眼底的黑暗也迅速退去。

“好在赤司的事没有被太多人知道,不然事情就更麻烦了。”

瑠璃心有余悸的说道,要知道刚刚人家赤司征十郎还救过他,结果他转眼就把赤司淳平又一次送上了热搜……这、这算什么事啊!

瑠璃由衷庆幸,事情在没有闹大之前,已经被他解决了。

然而这时,太宰治却露出了颇为诡异的笑容。

那笑容看的瑠璃心脏不受控制的颤了颤,随即,就看见太宰治拿出手机,将其中一个网页给他看。

瑠璃低头扫了遍,惊讶的发现这时节目组新发的一段剪辑视频,而剪辑的内容还跟他有关!

视频打上的tag是瑠璃是否有跳舞经验

这就是这段时间质疑瑠璃会不会跳舞所引发的新一轮热度,所有人各执己见,相互争辩,始终不曾达成一致。

而节目组正是在这种时候站出来,并仅用几个字来解释了这个视频放出的含义。

【一切已经无需多言,以事实为证】

点开视频,瑠璃这才意识到原来这是他那些天练习跳舞的片段,从一开始的蹒跚学步到后面的分毫不差,都完整的播了下来。

视频上配了后期许多温馨的文字,比如说“坚持不懈,我一定可以做到”“还差一点,不完美,我一定要做到最好”等等。

总之将瑠璃的辛苦全部展现给了全国的粉丝。

给所有质疑瑠璃努力的人一季当头棒喝。

果然视频下方都是一色钦佩的评论。

【呜呜呜好感动哦,瑠璃真的太棒了,你用努力证明了你有资格站在舞台上!】

【我果然没有粉错人,你是最棒的!】

【看见没有!人家都是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什么伪装什么弄虚作假,你们好意思说!】

【我重新粉上了瑠璃,就冲他这份对偶像的态度,也值得我喜欢】

【看见视频,我竟然有些哭了,一个从未学过舞蹈身体还有缺陷的人都这么努力,我还在这里大把的浪费光阴,我根本不配但瑠璃的粉丝!】

【姐妹们说得好,从今天开始跟偶像学习,一起奋斗!】

【不说了姐妹们,赶紧去给偶像投票吧,他那么好,要让全世界都知道】

“导演果然向着我。”看了半天,瑠璃心满意足的递回了手机。

只是他并不明白太宰治为什么要在这个时间给他看视频。

还露出了那种笑容。

“哦,抱歉啦。”太宰治看了眼,快速滑动了下屏幕,“其实想让你看的是这个。”

瑠璃疑惑的结果手机,发现上面赫然是一段偷偷录制的视频。

而其中展现的,正是赤司淳平被爱藏和勇次郎拖着,却在努力向他展露爱意的那段。

可以看出门缝被偷偷打开,以偷拍者的视角极为不稳定的将现场录了下来,虽然面部模糊,却清晰的听清几个

人的声音。

瑠璃倏地睁大双眼,他已经意识到这视频是想要干什么了。

“那个时候没有关好门被别人看见了?!”

“不对,参赛的人都没有手机,只有工作人员能够录下。”瑠璃低声呢喃着,“这么说这段视频已经被发到网上,被人看见了?!”

这一刻,瑠璃的心情陡然紧张了起来,他几乎可以想象网上的吃瓜群众对此事的吃惊。

瑠璃不怕出名,却怕他的异能被大众知晓,而且视频的流出对赤司淳平这个无辜者相当不友好,他也无法眼睁睁看着对方因为他被打入深渊。

“安心,你就不好奇我是怎么把视频拿到手的吗?”太宰治却忽然笑了下,忽然抬手揽过瑠璃的身体,安抚似的拍了拍他的头。

不留余地的吃着豆腐:“我当然已经预卜先知的将视频举报,暂时冻结了那个人的账号,好在发现的及时,没有多少人看见。”

“怎么样。”他得意洋洋的朝瑠璃一眨眼睛,“我很棒吧。”

“!”瑠璃先是一惊,随后又是一喜,情不自禁的用力抱紧了他的腰,“你真是太棒了,从来没有这么靠谱的时候!”

对于这种投怀送抱的人,太宰治刚要受宠若惊,又忽然品味出这句话好像有那么点不对劲:“……”

“快点把这件事告诉导演,工作人员擅自发布视频可是大事!”

这段时间里,瑠璃也或多或少明白了娱乐圈里的事情,连忙嘱咐太宰治道。

太宰治带着一脸被当成工具人的无奈走远了,而瑠璃却留在原地,看向了昏迷在椅子上的赤司淳平。

他想了n多种方法,觉得还是不要一上来就带恶人脸了,这样孩子就太悲催了。

于是,他晃醒了赤司淳平后,就摆出一张温柔的小脸,可以说是相当和善的与赤司淳平对视。

赤司淳平对自己被绑在椅子上无法动弹这件事晃神了两秒钟,先前被影响的记忆顿时如同潮水一般涌了上来。

“你、你,我……”顿时,他的脸颊一片通红,磕磕绊绊的张开口,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毕竟,他一回忆起自己跟小狗一样抱着瑠璃不撒手还各种示爱的记忆,就恨不得将自己埋起来,撞墙而死。

“你已经清醒了吧。”瑠璃慢慢打字,“想起你都做了什么吗?”

“对于宣布了独占宣言、在大庭广众下拼命的抱我,还说我们才是纯爱……”

他不说还好,这些回忆再次刺激起了赤司淳平,赤司淳平的脸颊越来越红,神色越来越羞愧,到最后更是陡然喊了出来:“别说了——!”

“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之莫名其妙就做了那样的举动……”他支支吾吾着,连眼睛都不敢与瑠璃对视。

“很简单,谁让你听到了我的声音呢。”瑠璃微微一笑,眼神却带了些压迫之一,“你说,你是不是故意去偷听我打电话的?”

赤司淳平一顿,隐隐约约想起来,他是看瑠璃的形迹可疑,觉得会抓住什么把柄才跟了过去。

结果他竟然在小屋内听到了少年清澈的声线,只是刚刚入耳,就让他浑身忍不住颤栗,并迫不及待的涌起了爱慕之心。

之后,就发生了没眼见人的一系列事件。

早知道会这样,他干嘛要手欠,非要推开那扇门,干嘛要升起好奇心,非要去追踪瑠璃!

第三次了,整整三次了,每次沾上瑠璃他都异常倒霉,他则呢么就不长记性呢。

见他露出懊恼的想法,瑠璃也就明白了一切。

他冷哼一声,回忆起黑手党威胁的做法,忽然一条腿直接踩在面前桌子的边缘位置,将手臂搭在腿上。

从兜中拿出太宰治刚刚交给他的匕首,随手挽了个刀花,就这样横在了赤司淳平的脖子上。

笑容丝毫不变,依旧是甜美精致的少年,但赤司淳平却以肉眼可见的脸色苍白起来。

“不要将这件事告诉任何一个人哦。”

瑠璃晃了晃折射着银光的匕首,其含义不言而喻:“也不要暴露我会说话的秘密。”

“你也不想再体验一次爱我爱到疯狂的感觉吧?”

“而且我的身上可有你的黑历史视频。”

他将太宰治给他看的视频示意给赤司淳平看,见赤司淳平陡然发绿的神情后,满意勾起了笑容。

“很好。”他贴近赤司淳平的身侧,用拿着小刀的手掌轻轻拍了拍对方的头顶,“不想让人尽皆知的话,就听从我的命令。”

眼睛弯起,从中透露出冷意的光芒:“我喜欢听话的孩子,你觉得呢?”

自从警告完赤司淳平后,瑠璃发现赤司淳平竟然老实了很多。

不再向以前那样仇视他,也不会主动躲避,反倒是在目光相接到一段时间后,他便脸红的别开了脸。

这让瑠璃非常怀疑太宰治的无效化是不是没有发挥作用。

然而太宰治已经回到了横滨,再给赤司来一下显然太浪费精力了。

瑠璃只好权当没看见他的目光,宛如陌生人一般与赤司淳平擦肩而过。

更让瑠璃在意的是周围人的目光,似乎那天捆绑赤司的留言谣传的厉害,导致大家对此有了不同的想法。

有的人说是瑠璃发狠要收拾赤司,有的人说是两人没忍住干了架结果赤司惨遭被绑,还有人古怪的说好像是赤司向瑠璃告白,结果被揍了。

最后一个传闻大多人是不相信的,他们可是眼睁睁见证了赤司和瑠璃的怨念,怎么可能就突然爱上了,开玩笑呢?

他们忍耐不住好奇心,越发的观察起瑠璃和赤司淳平的相处,目光也越来越诡异。

这种诡异在下一次考核时,达到了顶峰。

下一次考核分为两个art,舞蹈、唱歌。

选手可以自行选择擅长的art,按票选最高的排名开始,合理的将在场剩下的72个选手分配在六组里。

而分组的情况,就是完全随机了。

瑠璃没有任何选择的来到了跳舞组,擅长跳舞的爱藏与他并肩前行,勇次郎则单独去了唱歌组。

出乎意料的是,原本哪个art都适合的赤司淳平却看了瑠璃一眼,也来到了跳舞组。

好巧不巧,还真的跟瑠璃组成了六人一组的小队。

当一个组合的成员们开始围在一起讨论要选什么歌时,这一组的气氛尤为诡异。

每个人都暗戳戳的将目光在瑠璃和赤司淳平身上打转,猜测这两个人到底会迸发出怎样的火花。

别的组合都在

热烈讨论,这个组合却在一起干瞪眼,终于有人提议起不如每个人都说说自己想选什么歌,最后来统一投票。

众人没有意见,并纷纷默契的看向了赤司淳平,毕竟这里面只有赤司淳平后台最硬,这个时候卖个人情也是有必要的。

而受到所有人万众瞩目的赤司淳平则蹙了下眉,忽然扭头看向身侧的瑠璃:“你想选什么?”

闻言,所有人都愣住了。

就连瑠璃也呆了下,对上赤司淳平那面无表情的神色。

“我觉得……get ugly吧。”瑠璃慢了半拍,打字道。

“哦。”赤司淳平一点头,“我选get ugly,有意见的举手。”

众人:“……”

看着赤司淳平堂堂正正的开始包庇起瑠璃,小组内的所有人都惊掉了下巴,根本不明白这对死对头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且赤司淳平这么一问,谁特么还敢举手啊,有意见的话岂不是会被赤司给弄死?!

众人面面相觑,脸色颓然,没有一个敢做出头鸟。

“……那接下来,就选择c位吧。”率先提议选歌的成员道,“我建议我们把killg art都跳一下,然后投票。”

说完,他用目光偷偷瞄向赤司淳平,生怕这位爷有什么意见。

这此赤司淳平倒是没谦虚,利用精湛的技术表演了一下,其他的人一一都紧随其后。

最后一个表演的瑠璃受到了很大的关注,他们可都知道瑠璃很可能是在隐藏实力,期待他有亮眼的表现。

然而仅仅看过两次视频的瑠璃还不能完全将舞蹈模仿出,只能根据赤司淳平的动作,做了个差不多的样子。

没有亮眼的地方,但也不是很难看。

众人不感兴趣的撇开视线,当即决定还是给这里面最有经验的赤司投票。

谁知赤司先举起了手:“我支持瑠璃。”

他在安静到极点的包围圈内四处扫视了下,语气平静:“有意见的,同样站出来吧。”

“……”

这一次的考核,将召集起粉丝们举办现场舞台。

也就是说,只要抢到票,就可以去现场为自己的偶像应援了。

放票的那一天,有的人哭了,有的人笑了。

手快的人欢天喜地在网上炫耀着,手速慢的人也只能欲哭无泪,敲打着键盘发泄愤怒。

国木田独步号召全体侦探社人员围着电脑,等了足足半个钟头,就为了抢这只有三百多张的票数。

然而他们的电脑速度实在是跟不上,仅仅是眨眼之间,就发现所有的票被抢购一空,他们一张都没买到!

“这可不行。”

武装侦探社的成员脸都绿了,就连太宰治也眯起眼睛,眼底透出几分寒意。

经过某黑客花袋这样那样的操作,他们终于成功抢到了5张门票,虽然不能让所有人都去,但起码是可以去东京给瑠璃应援了。

与此同时,在某黑手党大厦里,坐在椅子上的中年男子手中拿着一本粉嫩封皮的漫画杂志,微笑着将他交给了自己带帽子的手下。

“……月刊少女罗曼史?”

看着首领交给他的漫画书,中原中也嘴角一抽,忍不住满脸黑线。

天知道他是有多么不想触碰这少女心似的漫画。

但为了达成首领的期待,他还是忍耐着翻开了漫画,找到森先生指给他的那一章节。

“……个头娇小的……大小姐。”

“带帽子……醉酒后喜欢揍人??”

读到这段漫画情节时,中原中也的脸色陡然微妙起来,心中产生了种不好的预感。

——

堂堂港口黑手党的首领森鸥外竟会翻开少女漫画,这是一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就连森鸥外自己也没能够想到。

他只是应了自家可爱的小爱丽丝的请求,为她买了各种零食洋服玩具还有一些漫画书。

结果爱丽丝突然津津有味的沉迷起一部漫画,几乎好几日都是抱着漫画不撒手。

而在森鸥外终于感到备受冷落从而抗议时,爱丽丝忽然咦了一声,并将漫画里的一个娇小大小姐角色给他看。

瞬间,森鸥外的双眼眯起,若有所思翻阅起漫画。

随后就叫了中原中也来到办公室内。

“……这是……”中原中也翻阅完这章漫画,脸色已经陡然变得漆黑,眉眼间隐隐夹杂着暴躁的痕迹。

很显然,他已经在这本漫画里读出了些许熟悉感。

而这熟悉感,恰恰是他自己。

“有什么感想?”虽然他心情的不爽都快溢了出来,捏着漫画的手指用力,将边缘捏皱,但森鸥外却在他的伤口上撒盐,脸上甚至露出愉悦的弧度。

“……觉得这个人,很眼熟。”迫于首领的提问,中原中也只要默默咽下想要骂人的想法,艰难说出了口。

“确实。”森鸥外慢条斯理的点点头,“个头娇小,性格暴躁,只用双腿战斗,喝醉后耍酒疯,天性正直,扶老奶奶过马路……”

说到最后一句,他下意识抿起唇忍住笑意。

说实话,要不是漫画揭露,他还真没有想到那个中原中也竟然还会偷偷做这样的事。

想想那个画面,实在就忍不住想笑。

他每说出一个性格中原中也的脸色就黑上几分,到最后更是眼底布满怒气,气的浑身发抖。

“请问森先生……是您允许这部漫画的作者将我画出来的吗?”

默默做了个深呼吸,中原中也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如果是这样,他还能说什么。

就算被画出去给全国的人知晓,就算连性别都性了转,就算把他的个人**全泄露了个遍,他……也只能忍了!

“不是哦。”

但是森鸥外的话却让他眼睛微微一亮,顿时咬牙切齿道:“那属下可以随意去揍那个作画的混蛋吗?”不把那个混蛋揍到满地找牙,他就不姓中原!

他捏紧了拳头,脑海中开始思考起谁能够做出这个胆大包天的事。

对方肯定相当熟悉他,熟悉他的口头禅,还看过他醉酒的姿态!

这样一来范围就缩小了不少,只是还不能确定到底是谁。

但是没关系。

中原中也裂开嘴,露出个满是杀意的笑容。

先从包围群入手,一

一排查,实在不行……就全都揍一遍得了,反正总有猜对的时候,呵呵呵呵呵。

“中也。”

正用恐怖的表情幻想着,只听森鸥外忽然开口道:“先把异能收一收。”

中原中也这才猛然清醒,将萦绕在周身的红色异能迅速收了回去:“是,失礼了。”

森鸥外几乎可以想象到他心中的想法,敲了敲桌子:“我不会阻止你报仇,但是犯人却不一定是我们组织的人。”

“你看。”见他一脸不能理解,森鸥外从桌面下方摸了摸,再次捧着一打漫画书摆在了桌面上。

粉嫩的封皮加上深红色的心形标题几乎远远就弥漫出了少女漫画的气息,而这如同小山一般高堆在桌子上的漫画,顿时令眼前的景色十分壮观。

中原中也下意识抽了抽眼角,没想到森先生竟然还有看少女漫这种不为人知的兴趣。

真的是……人不可貌相啊!

只见森鸥外非常熟练的将其中几本漫画摊开,让他阅读。

而中原中也在飞快的扫过之后,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这本漫画前面几个章节的出场人物,跟港口黑手党无关,反倒是是跟港口黑手党的死敌——武装侦探事务所的成员有关。

几乎每一个新人物出现,都带着侦探社成员的影子,非要说的话,这个作者的更像是跟侦探社有关!

“难道是太宰那个混蛋?!”

条件反射的,中原中也的脑海里就蹦出了那个绷带男的身影,毕竟除了他之外,侦探社没有人知道他醉酒后的模样。

可是想了想太宰治那三岁小孩都不如的画技,他又瞬间打消了这个想法。

“你大概不知道,其实侦探社最近又增加了一名成员。名字叫瑠璃。”

森鸥外将手掌交握搭在桌面上,脸上从始至终带着精明的笑意:“巧合的是,这个漫画作家的笔名,也叫琉璃。”

“瑠璃?没有印象。”

中原中也神色稍显古怪,他根本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那对方又是怎么了解他的呢?

“这一点,我也不能笃定,就算是从太宰那里知道的,也未免太形象了一点。”

森鸥外耸了耸肩膀,将一张纸扔给了他。

“据情报分析,瑠璃最近正在东京工作,地址就在这里。”

“我现在交给你个任务,中也,去探查瑠璃是否是画漫画的人,他又是怎么了解你的,一切确认后,就把瑠璃带回来。”

森鸥外微微一笑:“组织内的干部的形象不允许他人擅自暴露,这一点,我要亲自警告他。”

“喂!林太郎!”倏地,从森鸥外后面飘出来一位金发可爱的女孩子,用不满的目光瞪向森鸥外,“不要伤害瑠璃啊,我还要继续看他画的漫画呢!”

见到少女的瞬间,森鸥外就从精明的大叔变成了只爱萝莉的老变态:“啊啊爱丽丝酱~好啦,我当然不会让他没办法画漫画的,你放心。”

说着,面向中原中也,脸上的笑容收敛了一些:“听到了吗,中也,就算是要教训也仅仅只是轻微擦伤的程度就够了。”

对于他的变脸早已见怪不怪,中原中也立刻表达了自己的忠心,很快退出办公室。

然后刹那间脸色变得十分难看,恶狠狠捏着拳头,眼角吊起,惊得偶然与他擦肩而过的部下们纷纷躲避。

“嘶……不好了,中原先生今天心情特别不好,我们一定要小心!”

“唔啊,自从太宰先生走后,中原先生已经许久没有露出这么可怕的脸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每个人都在小心翼翼的讨论,而处于话题中心的中原中也还在眯着眼,思索着要怎么教训那个敢将他黑历史画出来的混蛋。

呵,真是胆子肥的家伙,就这么不怕死吗。

要不是首领让他手下留情,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照着那家伙的头一顿猛敲!!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森鸥外没有第一时间给他看那个叫瑠璃的混蛋的照片,反而意味深长的说到了东京如果找不到人可以上网搜一搜。

难不成瑠璃是什么有名人?

中原中也百思不得其解,索性就不去思考了。

因为目标在东京,还可以顺便去监督下东京分布的组织成员,中原中也叫上了几名黑蜥蜴的手下,还带上了没什么任务的芥川龙之介,打算利用组织的特权包下一节新干线,驶向东京。

然而他刚刚带着人来到新干线附近,就好巧不巧遇见了带着大包小包即将要乘车的武装侦探社。

众人四目相对,几乎是同一时刻停驻在了原地。

“……”

尔后刹那间,眼睛里纷纷燃烧起火花。

中原中也正愁怒火没地方发泄,结果武装侦探社就自己撞过来了!

虽然眼前这些人并不是漫画家本人,但是他们是一个组织的啊,他又不能单独对瑠璃下手,那这些火气发泄在武装侦探社其他成员身上,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呵呵,既然你们敢纵容员工画出那种漫画,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中原中也没有选择无视上车,而是抬脚朝武装侦探社走了过去,势必要算上一笔账。

然而令他意外的是,侦探社的成员似乎比他还要火气十足,也同一时刻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

为首的与谢野晶子还迫不及待的撸起了袖子,那仿佛吃人的眼神好像跟他们有什么弥天大恨!

事实上,还真有。

早一些时间里,武装侦探社利用仅有的五张门票,迅速集结了能够参加的成员,打算中午就坐前往东京。

成员分别是国木田独步、与谢野晶子、中岛敦、谷崎润一郎、还有太宰治。

其他的人要不就是要陪社长,要不就是需要完成任务,没办法去。

本来定的正正好好五个人,偏偏最后一个家伙不知道又去哪游玩了,一夜都未曾回归。

国木田独步左等右等,胸口的火气一个劲的往上涌,最后大手一挥,不等了,我们四个人走!

带着大包小包各种应援棒横幅之类的应援东西,国木田独步等人前往了新干线。

然后一眼就看见了一身黑色西服的港口黑手党的家伙们。

他们的脑海中瞬间浮现出瑠璃有些悲伤的阐述自己曾经被港口黑手党的首领所囚禁的片段(并没有,全是脑补的悲伤)。

不仅仅是关起来,甚至还有这样那样不可不描述的经历,刹那间,侦探社众人心中的愤怒感就一涌而起。

看见港口黑手党的人非但没有避开他们,反而像是

要找茬似的走了过来,这还怎么能忍!

与谢野晶子第一个撸起袖子走了过去,火药味极其浓重。

平时最为理性的国木田独步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叫住她,眼底纠结了片刻,又想起了瑠璃的身影,最终还是脚步一迈,默许了众人的挑衅。

于是,两方死对头就开始一场如下的对话:

“啊?你瞅啥?!”

“瞅你咋地,不能瞅啊?!”

“再瞅小心我揍你啊混蛋!”

“来啊,我特么还想揍你呢!”

睁大双眼开始互瞪,最终眼睛小点的中原中也落入了下风,冷笑了一声,双手环胸:“你们也要去东京?”

不会是跟他一样要去找瑠璃吧,要是与这些人碰上了,事情会变得更麻烦。

中原中也敏锐的观察着侦探社的表情,只见侦探社大大方方道:“去做任务,不需要通知港口黑手党吧。”

中原中也放了心,也就忍不住开口怼道:

“不告诉我们也没关系,不过有关瑠璃的事情别以为我不知道!”

从他口中说出瑠璃的名字,就如同火药引爆,炸的侦探所成员脑子嗡的一声,惊愕不已。

“你怎么知道瑠璃?!”

谷崎润一郎下意识的惊呼,话说完后,顿时有些懊恼的堵住了嘴,果然看见中原中也那得逞的笑容。

这种态度,看来武装侦探社真的跟那个该死的漫画家有联系,石锤了!

“呵,我们已经盯了他有一段时间了,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他咬牙切齿地开口。

侦探社成员顿时大惊失色,原来港口黑手党早就知道了瑠璃在哪,只是密切监督着瑠璃的一举一动,等到时机成熟了再来抓瑠璃。

果然还是被盯上了吗,可恨的港口黑手党!

想到瑠璃说不定再一次要被那个变态首领抓回去,国木田独步的眼底就陡然升起浓浓的怒火。

他平生最无法忍耐这种事情,牵扯到自己的熟人更是怒火翻了一倍。

“你们想要对他做什么?!”

中原中也轻蔑瞥了他们一眼:“放心吧,我们还没打算做什么,组织上的任务还有一堆没有解决,暂时移不开手。”

他默不作声的扫着面前的四个人,虽然他现在也能将这些人制服,但是难度会一口气上升,还会打草惊蛇。

还是暂时不要说出自己出行的目的比较好。

“不过他做的事情已经在我……首领的忍耐边缘。”中原中原顿了下,强行把脑海中冒出的娇小大小姐给压了下去,恶狠狠舒了口气。

“你们最好小心点,首领的忍耐度是有限的!”

国木田独步等人额头冒出冷汗,果然,森鸥外这个变态对于逃走的瑠璃非常不满!

都已经派他手下最得意的干部来警告他们了,也就是说,用不了多长时间,他们就会全面对瑠璃出手!

这可怎么办!

瑠璃现在在东京,不受他们的保护,自身也没有攻击手段,如果港口黑手党有心要抓他,他们没有任何没办法。

啧,不能放任港口黑手党的人乱来。

务必要在这里表明他们站在瑠璃这一边的态度!

一瞬间,国木田独步便意识到他们现在应该做的事情,立刻与其他侦探社的成员对视了一眼。

脑电波完全对上,众人纷纷点了下头,支持他的做法。

因此,在中原中也即将离去的关头,一旁的与谢野晶子便猛地拿出属于自己的柴刀,眼中迸发出雪亮的光芒,就往他的身上招呼。

虽然中原中也很快便闪过过去,一把扶住帽子,但这一言不合的动手还是令他身后的部下一个个紧张起来,纷纷调出了异能。

“你们什么意思。”

中原中也蹲在地上,掌心还搭在帽子上,凌乱的橘色碎发下方露出一双如隼一般锐利的双眸。

他只是轻微勾了下唇角,周身的气势却陡然增大,几乎压得人喘不过来气。

“想要干架吗?”

能够操纵重力素来有港口黑手党第一异能者的他向来是让人闻风丧胆的人物,就算武装侦探社的成员加在一起,都没办法赢得过他。

更何况,唯一一张有力的底牌太宰治也不在这里,可以说武装侦探社一点胜算都没有。

可即使是这样,今天的武装侦探社也跟吃了□□似的,坚决不打算退后。

“这句话是我们想要问你的!”

中岛敦已经将掌心化成了老虎,大着胆子怒吼道:“你们明明对瑠璃做了那样猪狗不如的事情,现在竟然还想将他的自由剥夺,实在是欺人太甚了!”

中原中也一挑眉,不明白他在说些什么:“哈?”

“虽然本知道我们组织之间信念不和,但是你们的所作所为已经超过了我忍耐的底线。”

国木田独步推着眼镜,同样拿出了写有‘理想’的本子,“今天,我们就要替□□道!”

中原中也:“……”???

他根本不理解这些人在说个啥子。

什么所作所为,什么剥夺自由,这都是些什么玩意。

他火冒三丈的吼了回去:“是你们先开始的吧,别把自己推得一干二净,看看你们都做了什么!”

将他画成漫画人物还爆出了黑历史,这个罪名就可以完全无视了??

“别跟他废话。”然而让他吐血的是,侦探社的成员完全没有理会他的控诉,自诩站在正义的一方冷笑道,“你看他们干的事,都已经丧心病狂什么样了,沟通能有用?”

中原中也:……我¥a¥。

是谁不能沟通??看看你的柴刀告诉我,是谁不能沟通???

与谢野晶子重新架起柴刀,脸上写满了战意:“反正从很早以前开始我就想揍他丫的了,这次来的正好!”

侦探社成员不再废话,各种异能五花八门朝这边砸来。

中原中也脸色一片铁青,也被他们惹出了火气,不再忍耐,一挥手让手下的黑蜥蜴他们开始应敌。

两拨人马很快噼里啪啦的打在了一起,直接将新干线的站台炸的一团糟。

“别打了!你们不要再打了!!”

这时,突然有个无关紧要的小人物出现了,原来他就是新干线的站长,眼见新干线被弄得一团糟,他都快哭了。

得知要是这样打下去,新干线就没办法运营,说不定好几天都要在修路中度过,武装

侦探社和港口黑手党同时停了下来,陷入了挣扎之中。

没办法,两拨人一拨要去看瑠璃的表演舞台,一拨要遵从命令尽快调查瑠璃,时间都耽误不得。

尽管双方都杀出了火气,谁都不想放过谁,但最终理智还是占了最上峰。

“没办法,今天先到这里吧。”国木田独步呼出一口气,也不知道是遗憾还是庆幸。

递给中原中也一个挑衅的眼神,国木田独步冷声放狠话:“算你们走运,下次我们再来教训你们!”

“……”

中原中也的额角再次安耐不住的跳了跳。

他只想知道武装侦探社是怎么有勇气说出这句话的,瞧瞧你们一个个都站不稳了,完全落入下风了好吗!

但因为国木田独步的底气特别足,导致.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