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甩了首领宰后我跑路了》

第38章 我们是纯爱

“我喜欢你!”

看着满脸红晕, 用希翼目光望着他的少年,瑠璃已经不知道该露出怎么样的表情好了。

现在就算用脚指头想,也知道赤司淳平中了他的异能, 已经无药可救的爱上了他。

谁能想到一分钟前还是彻头彻尾头的敌人的人,转眼间就火热的要跟他表白……这算是什么事啊。

瑠璃感到头疼不已, 千算万算,真的没算到竟然会有人在背后偷听。

可是他记得他关门了啊,难道赤司淳平是一路跟踪他来的?

现在再想这些也已经没什么用了, 瑠璃望着死死抓着他的赤司淳平,冷静的思索起对策来。

值得庆幸的是, 赤司淳平没有什么武力值,就算爱而不得的想要杀了他, 也根本没有那个能力。

实在不行,他就直接暴起朝赤司淳平一顿胖揍,先把人揍晕再说!

反正也可以借口说是自我防卫。

但一想到这个可怜的孩子已经因为他被折磨了好久,还被自家亲人赤司征十郎无情教育, 瑠璃苦笑了下,忽然就不忍心下手了。

他决定想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看看能不能跟赤司淳平交谈。

“你冷静一下。”他直直凝视着赤司淳平的眼眸, 冷静阐述道,“你还记得你我曾经是死对头吗, 你不是最讨厌我来着, 怎么可能会喜欢我,这只是你被蒙蔽了而已!”

他放缓了语气:“你想一想你以前对我的想法, 回忆一下, 慢慢思考……”

随着他的轻喃, 赤司淳平真的眼底闪过茫然, 听从他的命令思索了起来。

只是还没等瑠璃松懈一口气,就看见他再一次坚定了信念,一脸真诚的对上自己的视线。

“我对你做的种种事情,都是因为想要引起你的兴趣而已。”

“现在的我终于明白了,原来这种心情不是厌恶,而是喜欢!”

“我真傻,真的。为什么以前的我一点都没有发觉呢,明明这份心意是这么的明显!”

红的眼眸中浮现出喜悦的光芒,赤司淳平激动的说着,眼底溢出的满是真挚的爱慕。

然而被告白的瑠璃却一点也不高兴,甚至嘴角抽搐的想要吐槽。

不啊,那份讨厌的心情才是真实的啊!!

你就是很讨厌我啊!

多说无益了,显然,这样的赤司淳平根本听不进去一点劝告。

精神力强的人才有可能找回自己本来的思想,赤司淳平并不在这一类中。

这时,赤司淳平似乎已经无法忍耐的,忽然用力将瑠璃往后一推。

瑠璃一个没注意,就被猛地摔倒了地面上,没等爬起来,上方就压下来赤司淳平的影子,依旧双手压制着他的手臂,满脸通红的俯下身来。

“等下!”瑠璃开始挣扎了起来。

这个姿势并不适合反抗,不过他的双腿没有受到控制,随时都可以利用有效的地形。

然而是否真的要在这时使用断子绝孙脚,瑠璃还有些犹豫。

“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你喜欢的东西,我都会奉到你的面前。”

上方的赤司淳平甜蜜的呢喃着,眼睛里有着化不开的柔情。

“你知道我姓赤司,我的家族拥有庞大的财产和地位。”

他心甘情愿的露出了笑容:“现在,都是你的了。”

“……”

倏地,瑠璃的挣扎消失了。

他目光狐疑的打量着赤司淳平,突然心底升起一种诡异的想法。

“……真的?”

赤司淳平重重点头:“当然!”

瑠璃慢慢眨了下眼睛:“那把你的银行卡交给我,还有密码。”

话音刚落,赤司淳平便迅速的从怀中掏出钱包,并将银行卡双手奉献在瑠璃的面前,吐出了一串密码。

还好心的提醒道:“里面有五千万日元,你随便花。”

瑠璃默默盯着手中的银行卡,意识到这是一个发家致富的绝妙方法。

他的垃圾异能竟然比想象中的有用了一些!

他可以专挑那些普通人动手,并提前准备充足,敢对他来强的人他就一拳揍死,然后将他们的存折一一拿到手。

唯一的风险,就是等异能失效后,这些普通人会不会派人来群殴他……

不行不行,就算是良心上也有点说不过去。

及时压制住心底的蠢蠢欲动,瑠璃重新恢复了一脸正气!

不过这也为他推开了一扇崭新的大门,让他头一次不再畏惧自己的异能,反而生出了想要利用异能的方法。

看见赤司淳平露出小狗一样期待的表情看着他,瑠璃犹豫了下,迟疑的伸出掌心摸了摸他的头顶,得到了一只喜出望外的大狗狗,热情的用脸颊蹭着他的金窝。

被迫压在地上的瑠璃无语望天。

唔,好像这种程度的接触可以有效缓解中了异能的人对他的渴望,记下来记下来。

曾经的瑠璃太过年少不会足够冷静的对待异能,因此,这也算是瑠璃首次与中了他异能的人不带目的的接触。

借此机会,他想要多试验几种可能性,以便下次更有经验的对付中了异能的人。

在下达了握手、转圈、坐下等一些列命令后,瑠璃一顿虎摸着赤司淳平的柔软的红发,忽然觉得有点不太对劲。

感觉像是在驯养犬类……是怎么一回事?

而这这只大狗狗还没什么事就会扑到他身上,一顿嗅着他的衣襟,眼底露出渴望的光芒,抱着他不撒手。

瑠璃每次都得花费好多力气才能挣扎出来。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瑠璃躺平在地面上,一边死死抵着赤司淳平的额头,一边思索着:“效果会在三天后自然解除,这三天里要是都是这副状态,其他人不是一眼就看出来有问题了吗。”

幻想了下其他选手那诡异的目光,指指点点动作,瑠璃就忍不住替赤司淳平尴尬。

本来形象已经快没多少了,要是因为这事再被误会……他要是赤司淳平,等到恢复正常后早就不想活了。

“还是得把太宰治叫过来帮忙解除异能啊……”

瑠璃心累的叹了口气。

就在前几分钟他刚义正言辞的说不需要太宰治过来,现在这不是当众打脸呢吗。

大型犬科还抱着他的腰不放手,用脸颊贴着他的衣襟,瑠璃一把拍在他的脸上,警告

他安分一点:“别动!”

对于赤司淳平的武力值过于安心,瑠璃真的一点都没把他放在心上。

然而就在这时,瑠璃忽然听见了房门被推开的声音,隐隐还有熟悉的声线响起。

“是谁说赤司往这边走的,这不是一个空房间吗。”

“要不是导师要求全员集合,我也不想这么麻烦的来找他。”

是爱藏和勇次郎!

瑠璃猛地睁大了眼睛,真没想到竟然就在这种场合下看见了宿友们。

可是,现在……他该怎么向两个人解释当前的场景啊!

事情已经不允许他多想,房门已经被大咧咧推开,映入眼帘的果然是一脸错愕的爱藏和勇次郎。

似乎根本没想到会是两个人抱在地面上的画面,他们先是怔忪了一瞬,很快,脑中自动浮现出自家哥哥总带女人回家的场景的爱藏立刻露出厌恶的情绪,就想要关上房门。

“等下。”勇次郎微微睁大眼睛,“那个,好像是瑠璃?”

柴崎爱藏一愣,顿时仔细看向屋内,果然看见了被压在地面上似乎想要挣扎,却不得动弹的自家宿友。

而压着他的正是一头标志性红发的赤司。

两人瞬间懵了:这俩人不是死对头吗,这是在干啥??

瑠璃想要呼唤他们别站着傻愣着赶紧帮忙把赤司淳平移开,他一个人挣扎好累的,然而爱藏和勇次郎就跟石雕似的,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不知所措。

好在,比较冷静的勇次郎率先反应过来,拽了下爱藏:“先救人!”

爱藏这才恍然大悟,二人合伙来到赤司淳平的面前,娴熟的夹住他的手臂,将要往后面拽。

但赤司淳平非常不配合:“放开我!你们为什么要妨碍我和瑠璃!”

爱藏和勇次郎面面相觑,脑海中同时浮现一个还算靠谱的可能性:“你们……在打架?”

战况升级了?因为舞台失利赤司淳平将这个锅甩到了瑠璃的身上?看不顺眼想要揍他?

“打架是节目组绝对禁止的行为!会被开除的,你不要一错再错了,赤司!”勇次郎一本正经道。

然后就得到了赤司淳平的一个大大的白眼:“我怎么可能会打瑠璃,你是猪脑子吗!”

“……”

没等被臭骂的勇次郎反应过来,他便用抑扬顿挫的语气解释:“那可是我心爱的瑠璃,我舍不得动他一根汗毛,我喜欢他,恨不得将全世界献到他的面前!”

爱藏a勇次郎:“……???”

这一刻,两人感觉自己仿佛活在梦里。

前一秒还不死不休的两个敌人,竟然下一秒就在谈情说爱。

这、这……是世界末日了还是他们精神错乱了!

偏偏赤司淳平还用傻子一样的眼神瞥着他们,冷笑道:“哼,果然愚蠢的人根本不能理解我们的爱情!”

“我跟瑠璃,是纯爱!谁也不能挡在我们面前!”

“…………”

脑回路快要被燃烧成灰了,染谷勇次郎放弃了思考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求助的看向瑠璃:“这到底是……?”

瑠璃想了想,果断摇头:“不清楚,跟我没关系。”

柴崎爱藏努力夹着不断挣扎的赤司,头都要大了:“完了,赤司脑子出问题了,现在应该怎么办啊。”

“将他带到导演身边吧。”瑠璃本来想瞒着所有人将太宰治叫过来,可现在已经无路可退了,“导演会有办法的。”

这样下去永远没有尽头,爱藏和勇次郎只能点了点头,同意了他的话。

但是这一过程却异常艰难,因为赤司淳平的口中一直在抗议,如果将他带离这个房间,他诡异的状态很快就会被所有人发现,到时候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没办法了。”瑠璃一狠心,打着字,“将他的嘴堵上!”

“……”

爱藏嘴角抽了抽,忽然觉得这种行为放在别人眼里就是妥妥的犯罪。

好在勇次郎已经非常酷的拿出自己崭新的手帕,就要往赤司的嘴里塞去。

赤司淳平也不是傻子,坚决闭上嘴不配合,还是瑠璃抢过手帕,温柔的看着他,打字道:“乖,张嘴。”

于是,刚才还死命不合作的赤司淳平顿时张开了嘴,实力演示了什么叫做乖巧,温顺。

瑠璃趁机将手帕塞进去,冷酷无情的拍了拍手。

“送走!”

由爱藏和勇次郎亲自押解,终于将不再反抗的赤司淳平压到了导演办公室。

只是一路上他们不可避免的遇见了许多的路过的选手,众人都用诡异的目光望着他们,谁都不敢上前一步,默默围观着。

这种灼热的视线令爱藏和勇次郎都感到了莫名的尴尬,忍不住前进的速度加快了一些,直到总算是送到地方后,便逃也似的离开了原地。

留下瑠璃一个人与导演解释了实情。

但他没说是自己异能的影响,只是说赤司淳平沾染了他身上的诅咒,所以变得有些奇怪。

不过不需要担心,情况不严重,他也认识能够驱散诅咒的人,希望导演能够允许那人进入大厦里帮忙。

看着浑身被绳子绑住,嘴里还塞着手帕的赤司淳平,导演头疼的揉了揉眉心,还是决定信任自己的摇钱树。

“记住,千万别让他这幅样子,被那个赤司家看见!”

导演着重强调了一句,要是被赤司们误会节目组欺负自家小辈,保不齐就会炸了,他可惹不起。

瑠璃表示明白,将赤司淳平单独关在一间房间内,锁上门,他便再次拨通了太宰治的电话。

“呀,这么快就想我了吗?”

太宰治一开口,就是调侃的语气。

瑠璃忍住了尴尬的心情,将事情言简意赅说了一遍,并希望他能够再次来到东京。

好在太宰治倒也没在这方面为难他,只是嘟囔道‘我还以为是瑠璃想念我了呢,真遗憾’,就保证在一个小时内到达大厦。

为了能够随时迎接他的到来,瑠璃专门在门口附近等待着。

没等多长时间,就看见一穿着沙色风衣的人影,双手插兜,正缓缓的向这边走来。

瑠璃立刻迎了上去,发现左右没人,才询问道:“你们那边已经处理好了?国木田先生和与谢野医生怎么没有来。”

“诶~原来比起我,你更希望看见他们啊。”太宰治忽然语气微妙,怨念的看了他一眼,“明明我才是最担心你的人。”

“别闹。”瑠璃已经很习惯这只太宰的生态,非常淡定的回答着,心中毫无波动。

没有得到想要的反应,太宰治无奈的耸了耸肩:“他们还在处理那些事哦,我偷偷一个人先溜走了,我机智吧。”

瑠璃深深看了他一眼:“谢了,等一回儿国木田先生想要揍你时,我会帮你开口说话的。”

太宰治:“……为什么是以国木田要来揍我为前提?!”

瑠璃:“你想想你的行为,不就是找揍吗。”

在太宰治不满的目光下,瑠璃干咳一声,终于进入了正题:“那个中了我异能的人暂时关了起来,不过也抵挡不了多久了,快点过去吧。”

太宰治的异能无效化此刻只能针对瑠璃本身,对于已经中了异能的人,则需要亲自触碰那个人才能解除。

无需多言,太宰治跟随瑠璃身后进入大厦,一边看着里面的精心布置,一边随口说道:“说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知道你异能的效果呢。”

瑠璃一怔,随即反应了过来。

确实,他只跟福泽谕吉社长说过异能的事情,而社长也保证过不会泄密,太宰治顶多也就是能猜到他异能会影响精神,却不知道具体的效果。

“这个……反正是很垃圾的异能,就算不知道也没什么。”瑠璃微微别开视线,“对我来说一点用处都没有,更不值得跟别人提起。”

“虽然你这么认为,不过我还是想要知道。”太宰治却笑了起来,“因为我想了解你的一切啊。”

“……”

瑠璃呆呆的注视着他两秒钟,忽然脸颊就有些红了起来。

他强制装作自己不在意,倏地扭过了头:“……那么马上你就要知道了,感到荣幸吧。”

后方太宰治那含笑的眼神瑠璃就算不回头也能察觉到,他连忙做了几个深呼吸调节了下心情,将深处的一扇大门用钥匙打开。

太宰治走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件很是普通的会客厅,但在最中间的木椅子上,却用麻绳捆绑起一位头发火红的少年。

看着少年望向瑠璃时陡然明亮起来的眼睛,却因为嘴被堵住只能发出呜呜的音节。

太宰治沉默了下,看向瑠璃:“你确定这不是犯罪吗?”

“咳,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不然他总想压倒我。”瑠璃垂头码字,因此并未看见太宰治眼底闪过的精光。

“而且还动手动脚的,很是麻烦,不得已才绑起来的。”

“哦,动手动脚……压倒啊,原来如此。”太宰治的脸色稍稍沉了下来,像是自言自语的呢喃了一遍,鸢色的眼睛轻轻一眯,露出些许黑暗。

没有第一时间接触异能,太宰治上前将赤司淳平最终的手帕取了出来,好整以暇的打量着他。

而也察觉到这个陌生青年在瑠璃心中地位的赤司淳平顿时眉宇蹙起,狠狠瞪向了他:“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呆在瑠璃的身边!”

太宰治双手环胸,饶有兴趣的笑着:“怎么,我不能呆在瑠璃身边吗?”

“当然不能!”赤司淳平情绪激昂道,“瑠璃的身边只有我才能独占!瑠璃是我的,你想也不要想!”

闻言,太宰治忍不住将视线移向瑠璃。

而瑠璃也瞬间别开头,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虽然他知道自己跟这只太宰治没什么关系,但是太宰治的那个眼神,就有点像是在捕捉出轨的爱人一样,让他莫名有些心虚起来。

“那是不可能的哦。”太宰治将目光重新落在赤司淳平身上,微微加重了些语气,颇为认真地说道。

赤司淳平果然被激怒了:“你凭什么这么说!”

就连瑠璃也下意识看了过来。

“很简单。”太宰治勾起唇角,忽然速度极快的一把揽过瑠璃的腰,暧昧笑了起来,“我才是瑠璃的男朋友啊~”

赤司淳平顿时愣住了,还没能他愤怒到出声反驳,瑠璃就宛如一只炸毛的兔子般,猛地跳了起来:“才不是!!”

“我们只是朋友关系!”瑠璃瞪圆眼睛看着他,出声反驳道,“别胡说。”

“又这样害羞~”太宰治笑嘻嘻的靠近,“明明我们都做过这样那样的事了。”

瑠璃:???

什么叫这样那样的事,给我说清楚啊混蛋!

“我是有男朋友的人。”瑠璃坚决不承认。

听到‘男朋友’这个词,太宰治的眼睛里的火苗倏地跳跃了下,仿佛融入进一片黑暗。

不过下一秒,他就不甚在意的摆了摆手:“啊,你说那个从来不关心你的混蛋啊?要他有什么用,分手得了,我觉得我比他更好哦。”

瑠璃的表情忽然有些微妙起来,太宰治这自己骂自己的操作,从来都挺出色的。

两个人吵吵闹闹在一起,浑然忘记了还有个局外人中着异能,赤司淳平张嘴了好几次也没得到机会插话,忽然有种被忽视的寂寞感。

而太宰治也终于一锤定音道:“你同意的话我就解除这个人的异能,不然~哎呀握手痛,可能没办法解开了呢。”

“呃……”瑠璃被堵得一噎,脸色变幻莫测半晌,才憋出一句话。

“太狡猾了吧!”

“没办法。”太宰治开心的笑了起来,露出小孩子胜利般愉快的笑脸,“这就是我呀。”

“为了达到目的什么都可以做,你喜欢吗?”

喜欢个屁!!

隔着世界璧的港口黑手党内,有一位长着跟太宰治一模一样容貌的青年不禁恶狠狠的爆了粗口,将手里的书猛地扔在了地面上。

他觉得自己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动怒了。

金属的棒球棒在他的手中已经完全变形,他却丝毫没有将情绪发泄的感觉。

眼底闪过一道冰冷的光,太宰治双眼眯起,忽然拉开了办公桌里的抽屉。

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张画着诡异花纹的符咒,一把大锤子,和一颗特别粗的钉子。

据网上说这种传统的东西能够诅咒他人,虽然对这种迷信的东西太宰治以前都不屑一顾,但现在……

望着另一个世界暂时摸不到的那个自己,太宰治一狠心,决定一定要试一试。

就算是让那个家伙倒霉掉入海里淹死也是好的!

于是,这天夜晚。

首领办公室内,传来了诡异的咚、咚、咚的声响。

在幽静的大厦内,显得毛骨悚然。 w ,请牢记:,.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