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甩了首领宰后我跑路了》

成为侦探吗

面对问题不用慌,全凭对方自己脑补。

很快,太宰治便帮助瑠璃圆上了各种不对劲的细节,说的有理有据,连瑠璃自己都快信了。

而认识中岛敦这件事,瑠璃也胡编说他以前是孤儿院的,曾经见过中岛敦,这才下意识打了个招呼。

中岛敦对此支支吾吾,因为在孤儿院时,中岛敦仅有的记忆便是孤独的呆在牢房中。

如果瑠璃比他早几年就出了孤儿院,他更是记不清有这样一个人。

或许去调查中岛敦的孤儿院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那个狡猾细心的森鸥外很大可能性不会露出把柄。

因此,虽然对瑠璃的来历还是有些怀疑,但太宰治相信大抵的情报他已经掌控,剩下的只有一些细节上的问题。

看见他们没有了想要问下去的迹象,瑠璃默默松了口气。

随后摆出一张笑脸,打起了字:“既然你们没有问题了,可以轮到我这边说话了吗?”

国木田独步和太宰治同时眨了眨眼睛,不知道他想说什么:“你说。”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瑠璃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浓,却隐约间夹杂了一丝黑气,“就是你们明明不是追兵,当初为什么非要抓着我不放呢?”

“……呃。”

国木田独步被噎了下,无法回答。

现在想想,他们的行动确实让事情陷入了麻烦之中,而这个麻烦也让瑠璃相当担惊受怕。

“因为……你看向太宰的眼神有些不对。所以……”

国木田独步尴尬地说道。

“哦。”瑠璃接着微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似乎是救了正在上吊的某个人吧。”

他重重的敲击键盘:“你们,就是这么报答救命之恩的?”

国木田独步:“……”

好、好有道理啊!

明明是救命之恩,他们却恩将仇报,从怀疑中延伸各种事件,最终导致了瑠璃不得不说出自己的秘密。

想来被森鸥外收养后又千辛万苦的逃跑,这期间发生的事情,在瑠璃的心中应该是不想被人得知的吧。

国木田独步忽然感觉到自己就是个人渣,自诩正义,却又做出这样与正义完全相反的事情。

他垂下头,眼底浮现出痛苦,紧紧攥紧拳头,沉浸在懊悔之中。

反倒是太宰治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笑眯眯看向瑠璃,毫不犹豫的反击道:“我的记忆力很好,记得非——常清楚,是你贸然的举动才让我差点被勒死,不是吗?”

瑠璃:“过程不重要,最终结果还是我救了你呀。”

太宰治:“这之后我们还请你吃饭了。”

瑠璃:“然后死追着我不放,还把我拐到了这个地方,兴师问罪。”

太宰治:“难道不是你先指着我的鼻子骂我的吗?”

瑠璃:“那是你的一连串举动先让我误会的!”

太宰治:“最先可疑的是你哦。”

“…………”

“……”

两个人互相耍着嘴皮子,谁也没有赢过谁,到最终竟是又绕到了原点。

国木田独步本来还在兀自忏悔,周围两人就跟念经似的差点要把他给烦死,他连忙打了个圆场:“好了好了,这是两个人的问题,不要再挣了。”

“你闭嘴。”

结果下一秒,太宰治和瑠璃却极为默契的扭过头,微笑中带着一丝诡异的扭曲。

“这是我们之间的胜负!”

太宰治撸起袖子,气哼哼的说道:“身为男人的尊严告诉我绝不能输!”

瑠璃坚定的点头,开玩笑,好不容易能够有正面刚太宰治的机会,他怎么可能会错过。

“别跑,让我们大战三百回合!”

国木田独步简直一个头两个大,要说太宰治幼稚就算了,好家伙,瑠璃竟然也如此幼稚。

这两个凑到了一起,侦探社里可真要闹腾了!

“咳咳……我觉得我们还是来讨论一下今后的问题吧!”

为了不让最糟糕的事态发生,国木田独步硬着头皮喊了起来,硬生生插入了两人的对峙里,“瑠璃,你现在没有落脚处,有没有想过接下来要怎么办?”

此话一出,瑠璃便很快回过了神,迟疑的打着字:“我记得正因为我无处可去,所以你们才邀请我来到这里的吧。”

他狐疑的扫过国木田独步的脸:“难道,你是骗我的?”

国木田独步身体一僵,将瑠璃叫到侦探社时只是想要全面试探下瑠璃的身份,顺便在留他住个一两晚。

而现在问的却是瑠璃整体以后的发展。

但若是说骗人的话,这其中确实包含了一些不能言说的阴谋。

“你是想要永远留在这里吗?”好在太宰治气定神闲,直接转移了话题,“还是说想委托我们为你找个住处。”

“嘛,不过你如今被港口黑手党默默通缉,一般的地方是没办法住啦。”他又懒洋洋的补充道。

其实最适合瑠璃的地方就是他们的武装侦探社了,可是,这里也不是那么轻易就会进的。

毕竟要面对着港口黑手党这一强敌,付出风险越大,瑠璃进入社内的可能性便越小。

瑠璃只思考了一会儿,便做出了决定:“我想要暂时留在这里,请帮帮我。”

“我明白了。”在正义之心的鼓动下,国木田独步郑重的点了点头,“成员加入时要先去请示社长,请跟我一起去吧。”

几人站起身,往走廊最深处的房间走去,就连太宰治也收起了散漫之心,安静的走着。

推开房间后,先闻到的是一股好闻的熏香,映入眼帘是古色古香的布置,文房四宝,古墨书香,显示出主人文雅的喜好。

而除了一位端坐在办公桌后面,一身和服、气质如松雪般的银发男子外,屋内还有一位缩在柔软的沙发上,宛如小松鼠一般吃着零食的青年。

“社长。”国木田独步先是朝银发男子行了一礼,随后才看向青年,“乱步先生。”

青年闻言抬起头,嘴巴不断咀嚼着,目光却极为精准的看向了瑠璃。

刹那间,他突然精神一凛,后背挺直灵巧跳了起来,一身侦探服式异常的显眼。

“有意思。”他盯着瑠璃往前迈了几步,仿佛看见了什么珍稀玩具的孩子,脸上露出大大笑容,“你很有意思啊。”

瑠璃有些疑惑,国木田独步在他身边解释道:“这位是乱步先生,他是日本最厉害的侦探,可以一眼看穿事物的真相。”

瑠璃哑然,同时心底却咯噔一下,他似乎零星的记起曾经的首领太宰在闲暇中与他说过:

“聪明?如果要在横滨最聪明的人之中做出排序的话,我可排不上号啊。”

“论第一聪明,当属江户川乱步为首。”

首领太宰治漫不经心说出这句话时,瑠璃还以为他在谦虚。

但现在……

看着江户川乱步戴上眼镜,睁开翠绿色的眼眸盯着他,眼中似乎射出锐利的光,瑠璃心中一阵忐忑,产生一股不好的预感。

而江户川乱步在打量了他几秒后,便忽然笑了起来:“原来如此,你是从遥远的地方来的啊,难怪这么难分析情报。”

他莫名其妙的话语令在场的人都微微一怔,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相反,瑠璃却倏地瞳孔一缩,刹那间一把揽过江户川乱步的脖颈,将他带到角落里。

并默默用打出字符给江户川乱步看。

【如果你真的看出了我的来历,请你不要告诉任何人,我只是想留在这里弄清楚一些事情,不会为你们添麻烦】

瑠璃认真的看向他,企图将自己的真心表露给他看。

江户川乱步早已恢复了吃着零食懒散的模样,见此,眼睛一转,含糊不清的嘀咕道:

“不行啊,乱步先生是什么人,自然要将情报告诉队友啦!就算你给我买零食,我也绝对不会帮助你的!”

“……”

“有零食,也绝对不会帮助你的哦。”

瞥了眼他死死捧着的那包薯片,瑠璃眨了眨眼睛,忽然悟了。

【我给你买一箱零食!】

江户川乱步犹豫了片刻,便扭过了头:“不行不行,这是原则问题啦!”

【十箱!】

瑠璃豁出去了,反正他兜里有的是宝石。

“成交!”

权当刚才的保证是放屁,江户川乱步重重点了点头,与他来了个击掌。

二人回到各自的位置,默契的不看对方,对此次交易严格保密。

看到这一幕,国木田独步是疑惑的,只是既然江户川乱步没有说话,他就没有多嘴问出来,而是将事情报告给了社长——福泽谕吉。

而一向显得漫不经心的太宰治却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江户川乱步,察觉到了一丝不对。

从遥远的地方来的?

乱步先生不可能说谎,那么瑠璃的来历,就更加的布上一层神秘的面纱了。

孜孜不倦攻克难题一直是太宰治喜欢做的游戏,而瑠璃这个游戏却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有趣,还要让他着迷。

似乎留下瑠璃也不是什么坏事,没看见乱步先生都没有反驳吗。

虽然乱步先生似乎与瑠璃做出了什么交易,但是太宰治明白,那是乱步先生确信瑠璃十分安全,所以才会在这上面做了些文章。

果然,同样明白这一点的福泽谕吉看了眼什么都没表示的江户川乱步,也默契明白了对方的态度。

他很快点了头,做出了许可的态度。

“这样我就算加入侦探社了?”

瑠璃没想到竟然这么顺利,隐隐有些开心。

“不。”太宰治轻飘飘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只是临时入社而已,要想加入还需要看看你的业务能力。”

“我们是负责替人解决麻烦的工作,你也要起码独当一面,才能够真正算是我们的一份子哦。”

他的本意是让瑠璃不要太飘,认真做好每一件事,在组织里不要想着不劳而获。

毕竟光看瑠璃纤细的手腕,没有一丝茧子的白嫩的手掌,就知道瑠璃这几年被养的很好,锦衣玉食,没有受过苦。

这样一个孩子一旦要让他认真工作,往往会出现各种麻烦。

太宰治很细心,猜到了各种各样的可能性,而正如他想象中的一样,瑠璃也瞬间露出了纠结的表情,小心翼翼举起了手机:

“还需要工作吗,是当侦探?”

“正是。”太宰治回答的天.衣.无.缝,“加入公司就代表着你要为公司效力,不然公司怎么会免费提供给你吃和住呢?”

瑠璃若有所思:“哦。”

“那我还是不加入了吧。”

太宰治:“……呃。”

他下一句话堵在嗓子眼,再也没有开口的机会。

而瑠璃已经将身上一直携带的小包打开,往里面随意抓了一把,放在桌面上。

刹那间,各式各样五彩斑斓的宝石映入视野内,差点闪瞎所有人眼睛。

这里的每一颗宝石都价值上万日元,名贵的能达到几个亿,足够瑠璃一辈子混吃等死了。

太宰治砸了咂舌,看向瑠璃的眼神顿时变了,觉得这就是个行走的钱包!

“我申请委托贵公司。”

在所有人投来火热的视线下,瑠璃自信勾唇:“除了在这里借宿之外,我想要一个人。”

他的指尖猛然指向太宰治,露出了势在必得的笑容。

“我要他!”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