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甩了首领宰后我跑路了》

被抓住了

这不对劲!

瑠璃的脑海中疯狂闪烁着警惕的信号。

他怎么也没料到,他原先的想法只是救一个背影像太宰治的人,结果却不知道为啥突然变成了解救太宰治本人!

乍一听见熟悉的声线便睁开眼睛,在极度的不可置信和紧张中,瑠璃发现面前的男人长得跟太宰治有九分像,同样是黑色卷发,五官俊美,就连一颦一笑都是出奇的相似。

到这时,瑠璃还能自我欺骗说这世界上有长得相似的两个人,然而背后那道呼唤却如同雷劈般直接将瑠璃给砸醒了。

“太宰!”

听到这个名字,瑠璃便猛地一哆嗦,再也不抱有侥幸的心理。

原来这一切都特么的是计划好的啊!

谁能想到太宰治不率领众人在横滨搜索他,偏偏独自一人伪装后来到河边做出自杀的样子,然后诱导他来主动出面。

不费一兵一卒便将他逮到,高,真是高!

偏偏他还真就上当了!

瑠璃顿时苦不堪言,觉得这世界根本没有爱了。

他战战兢兢看着上方正细细打量着他的太宰治,随即就眼睁睁看见对方露出一抹看着就很让人心惊的笑容:

“为什么要阻止我自杀?”

瑠璃:我要知道是你还阻止个屁。微笑.jpg

但如果在这里真的与太宰治交谈浪费时间,他就再也没有逃走的可能性了。

瑠璃一咬牙,拍开太宰治的手,突然间一跃而起。

他紧紧抓好兜帽,脚步还有些踉跄的往后方跑去,只想跑的离太宰治越远越好。

然而他只顾着溜走,未注意前面的路,刚跑了没几步,就直直撞上了一道人影,还是对方伸手扶了他一下,才令他站稳。

“你没事吧?”

瑠璃抬起头,看向正小心扑打着他衣襟灰尘的男人。

对方正是解救太宰治的那人,虽然瑠璃没有在组织里看过他,但是他能够直呼首领的名字,可见他也算是太宰治所喜的心腹。

前面有狼后面有虎,瑠璃再次感到了如山一般的绝望。

完了。

他跑不了了。

正当他失望的垂着头,打算接受太宰治制裁的时候,站在他面前的这位金发男人却忽然往前踏出一步,将他给护在了身后。

尔后,在瑠璃一脸懵逼下,他听到了这人的出言不逊。

“太宰!救命之恩本来就无以回报,你竟然还敢这么对待救命恩人!”

说着,国木田独步狠狠瞪了眼太宰治,就差没指着鼻子骂起来了:“不要吓到他!”

简简单单一句话,惊的瑠璃快要倒吸一口凉气。

自从太宰治登上首领的宝座后,他就从未见过有属下敢这么对待太宰治,只要稍微有一点点不敬,别说是太宰治发怒,太宰治身边的中原中也都能瞬间给予他们制裁。

这个人、这个人胆子也太大了吧,这是不想活命了?!

还没等瑠璃的惊讶平复,眼前又发生了一件足以让他三观尽毁的事情。

只见面对国木田独步的怒斥,太宰治非但没有生气,反而一脸笑盈盈的狡辩道:“怎么会呢,对待美人我可一直都是温柔体贴的啊,倒是国木田你声音太过粗鲁,吓到他了哟。”

国木田独步被噎了下,下意识扭头看了眼瑠璃。

他方才已经认出瑠璃就是包子店前有过一面之缘的人,然而这却是他第一次看清兜帽下方的脸蛋。

那过于精致的容貌让他也恍惚了下,但很快,正直不阿的他便坚定了意志,打量了下瑠璃的情绪。

就像是受了惊的兔子一样,瑠璃一双水润的眼睛瞪得圆圆的,此刻正一眨不眨凝视着前方。

发丝凌乱的飞舞着,宛如兔子炸了毛。

总之,可爱且明显到一眼就能明白他在想些什么。

只是国木田独步以为瑠璃是因为他的大嗓门而受到了惊讶,顿时脸色微缓,露出些许温柔的笑容。

“抱歉,非常感谢你刚才所做的事情……太宰能得救也多亏了你。”

为了操心的同僚,国木田独步朝瑠璃恭敬行了一礼,表示感谢。

紧接着,他将胸口的一张名片递到瑠璃面前:“如若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事情,请尽管开口,我们会竭尽全力帮助你。”

一举一动,十分正规,一股浓浓的社畜气息……

瑠璃懵懂的看着国木田独步,懵懂的接过名片,一扫上面的汉字,再次瞪大了双眼。

——武装侦探事务所?

咱们黑手党什么时候改名了?!

“我们是武装侦探社的成员,专门解决各种各样的委托。”仿佛是怕他没听过这个名字一样,国木田独步详细解释道。

“没错~”太宰治也上前一步,在瑠璃紧张的表情下,朝他暧昧眨了下眼睛,“虽然是男人,但是像你这样的美人是有特权的,我可以专门为你服务哦。对了,先把你的名字告诉我吧?”

“太宰!!”国木田独步忍无可忍的发狂了,追着太宰治就要揍。

而面对眼前这一切,瑠璃的心情则是这样的:……

亦或者是这样的:???

这一刻,瑠璃是真的迷惑了。

你说太宰治设计堵他就堵他吧,他忍了,但怎么一转眼还演上了呢,这能有什么用?

瑠璃完全不知道他们的想法,但他知道反正他跑也跑不掉,索性就配合着太宰治玩,说不定还能找到新的机会。

不就是演戏吗?不就是演不认识吗??

谁不会啊!

瑠璃心中冷哼,转而从随身携带的包中取出白板和可擦性笔,故意放慢速度在上面写了起来。

反而选择了装作互不认识,那他就不必客气了,用什么手机,直接写字不是更折磨人?

‘谢谢,我叫瑠璃’

他在上面写上了初次面见时的标准用语:‘请多多指教’

见此,国木田独步和太宰治彼此互看了一眼,都能看出对方眼底的疑惑。

太宰治甚至直接开口问道:“为什么要用纸笔交流?”

瑠璃险些翻起白眼。

装,装,不愧是戏精本精,真能装。

可能是选择逃离组织后就处于一种破罐子破摔的状态,瑠璃心中无法抑制的吐槽了起来,即使他怂到根本不敢对太宰治直说。

‘我无法说话’

瑠璃只是这么写道。

刚展示完这句话,他的腹部忽然发出一道响亮的叫声。

刹那间,四周安静不已,两人的视线忍不住向瑠璃投来。

“……”

在万众注视下,瑠璃逐渐垂下头,额前金发扫过他的眼帘,将他半红的脸颊掩盖。

与此同时,那写字的白板也死死挡在脸颊前,握着白板的手指微颤,显出主人心情的不平静。

太宰治忍不住笑了起来,在他看来,少年这掩饰脸红的小动作简直可爱到爆炸,指尖动了动,忍不住就想去揉揉那蓬乱的金发。

还是国木田独步瞪了他一眼,他才停止了蠢蠢欲动的双手:“啊~我也觉得好饿啊,今天又是工作又是自杀简直累惨了。”

尽管知道他是给瑠璃找台阶下,国木田独步还是没好气的回怼道:“你累个屁!工作的人是我。你竟然敢半路跑了,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国木田真是每天都在生气啊,怪不得最近脸上皱纹长的飞快。”

“你以为这是谁的错啊混蛋!”

有时候,同样的场景看多了就产生了适应性。

习惯后,瑠璃不再产生第一次看见太宰治被人骂时的那种惊悚感了。

但他还是会感到惊讶不已,这位叫国木田的男人到底是什么人,为何关系能跟太宰治这么亲密?

搞得他都有点吃醋了。

看着自家男朋友跟别人嬉闹忘了自己的感觉真的不太爽,虽然瑠璃知道是自己先放弃的这段关系。

但他仍旧不会自暴自弃,而是看准时间忽然拽住了太宰治的衣袖,在对方看过来之际,悄悄举起了白板。

‘我饿了’

他露出了可怜兮兮的如同小动物般的神色:‘我们去吃饭好不好?’

卖萌暴击!

效果出奇!

没等太宰治表态,国木田独步就立刻点头应了下来:“确实该到吃饭的时间了。”

他绝口不提自己早就买了两个包子的事:“我们请你吃饭吧,就当是报答你对太宰的救命之恩。”

瑠璃毫不客气的点头,就算装作不认识,太宰治也是他的男朋友,肥水岂能流外人田?

几个人在往饭馆走去的途中,又围绕着瑠璃聊了一些话题。

听说瑠璃无父无母是个孤儿,国木田独步顿时心里一软,连神态都带着几分同情。

他带着瑠璃来到了繁华的唐人街饭店,并亲自将菜单递给了瑠璃,让对方先点菜。

瑠璃拿着菜单,迷茫眨了眨眼睛,他被太宰治捡走前根本没在饭店用过餐,被捡走后更是从来不操心食物,一切都是太宰治亲手操办。

因此,菜单上写的东西他都不知所云,更别提点些什么了。

索性,他直接将菜单交给了太宰治,一脸淡定的示意‘你帮我点’,就全程乖巧坐在椅子上安静等候用餐。

反正太宰治最了解他的口味。

他没注意到太宰治诧异望过来的眼神,其中包含的试探和打量,深邃的让人心惊。

而等到菜品全部端上之后,瑠璃望着遍地鲜红的颜色,瞬间脸色一黑。

瑠璃素来爱吃甜食,吃不了带辣的东西,只要一沾辣保证哭的泪眼娑婆。

而现在——

摆在他面前的是:麻婆豆腐、水煮肉片、辣子鸡、毛血旺……就连唯一具有日系特色的咖喱饭……也特么是辣的!!

……呼。

瑠璃努力做了个深呼吸,死死握紧了筷子。

余光扫过太宰治微笑的侧脸,气得咬牙切齿。

太歹毒了!

竟然故意利用他的弱点,这男朋友,不要也罢!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