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甩了首领宰后我跑路了》

2. 相遇之日

所谓戏精本精,讲述的大概就是瑠璃这样的人。

明明安静伫立时乖巧如同精致的人偶,但一旦动起来,就变成了一个令太宰治都会哭笑不得的存在。

见他分明没有什么大碍,太宰治也不慌了,似笑非笑凝视着他‘精湛’的演技,甚至还主动配合道:

“那你觉得这个病症应该怎么治疗才会好?”

“没用的。”瑠璃叹了口气,有气无力摆了摆手,真正露出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男朋友的帅气已经深入我心,我早就病入膏肓了,没救的。”

太宰治继续笑着配合:“那该怎么办?”

“其实也不影响什么,就是我现在行走一步都很困难。”一边说,瑠璃灵巧的眸子微微一转:“不过如果这时候某位绅士能够主动送我回房间,减轻我的负担的话……说不定我会感动到以身相许呢?”

这别有暗示的台词并没有让太宰治有所动作,相反,太宰治微笑挑了下眉:“某位绅士指的是谁?”难不成还有除了他以外的选择?

“当然是站在我面前,这位天下间独一无二的完美绅士啦。”

似乎是听出那语气间藏匿的一丝危险,瑠璃瞬间一本正经的答道,表情要有多真诚就有多真诚:“除此之外还会有第二个人吗?”

这样的赞美让太宰治欣然接受。

为了配合自家小男友的情景剧,太宰治右脚后退一步,微微躬身,掌心在空中划过优美的弧度,最终停到胸口的位置。

行了个完美的绅士礼节。

“那么,亲爱的男朋友。”

他抬起鸢色的眼眸,深情注视着眼前的少年,唇角微勾,带出一丝俊美的笑意。

“我可以抱你吗?”

这种暧昧的字样令瑠璃脸颊飘红,想到了某种不可言说的运动。而当面前伸出一只修长的手掌时,他只是轻飘飘看了眼,便像是羞涩似的低下了头。

金发碧眸的少年原本就长得粉妆玉琢,此刻布满了一层晚霞,则更加明亮动人。

稍稍矜持了几秒后,他才将掌心搭上:“我的荣幸。”

太宰治立刻反手握住,往怀中轻轻一带,非常熟练的将少年抱在怀中。

瑠璃下意识环住他的脖子维持平衡,但太宰治抱的很稳,根本不需要担忧。

说的也是,怀中的少年就像是棉花似的,又软又甜又轻,连长期呆在办公室不怎么运动的太宰治,都能够轻易抱起。

太宰治垂下头,凝视着主动靠在他胸口上、显得极为乖巧的少年,眼底闪过一丝宠溺。

他就维持着这样的动作,推开房间的大门,往走廊深处走去。

港口黑手党大厦的最顶端,全部都是属于首领的私人空间,这里有精兵把守,就算是一只苍蝇都不允许放进来。

当太宰治抱着瑠璃从守卫身侧经过时,守卫们连眼皮都不会颤一下。

他们知道什么该看什么不该看,而瑠璃的存在是顶尖的机密,要想活命,就要把这里所看见的事情全部烂在肚子里。

走到走廊最深处的位置,有一扇用厚重钢铁做成的大门,两侧的侍卫主动为首领推开这扇门。

走进后,映入眼帘的便是十分昏暗的房间,四周的墙壁都是漆黑一片,如果不是头顶有灯光洒下,几乎没有任何光源。

这便是太宰治与瑠璃生活的地方,也是属于港口黑手党首领的办公室。

瑠璃阖上双眼,显得有些昏昏欲睡,因为低烧,他的状态不是很好,再加上太宰治的怀抱过于安心,再也忍不住放纵了自己的意识。

朦胧中,他察觉到有人将他放在柔软的床上,小心为他盖好了温暖的丝被。

尔后,一双手掌覆盖上他的额头,轻轻撩开他额前的碎发,掌心冰冰凉凉的,很是舒适。

“睡吧,一会儿医生就到了。”

那人轻声在他身边说着。

或许是意识开始疲惫的原因,他竟感到无比的温柔。

恍惚间,他的思绪竟回到四年前,他初次邂逅太宰治的那个日子。

那时候的太宰治还只是黑手党的干部之一,而他,也只是个因为无法控制异能而到处流浪的孩子。

他的异能,是恐怖的精神系异能。

以声音为媒介,遵守付出与回报的定律。

所有听过他声音的人都会成为爱情的俘虏,打从心底爱上他,并且迫不及待希望靠近他,得到他。

他们会用行动来表达爱意,对于瑠璃所下的命令,只要在允许范围内,都可以为他实现。

但当付出过后,瑠璃就要进行回报。

回报的东西,叫做.爱。

如果瑠璃无法给予对方诚挚的爱意,那么被俘虏者便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由爱生恨,直到将瑠璃残忍的杀害,异能才会真正解除。

而首次邂逅太宰治时,他便是处于这样一种性命攸关的时刻。

……

少年坐在破旧的椅子上,手腕被麻绳紧紧捆在椅背后,细腻的皮肤勒出几道渗血的痕迹,在晃眼的阳光下,显得格外触目惊心。

身体无法自如行动,他垂着头,长至肩膀的金发从身前垂下,一眼看上去,原本灿烂如阳光的金色,却仿佛失去了水分一般,干枯的褪去了鲜亮的颜色。

他的身上穿着陈旧的白色衬衫,但却并不合身,肥大的笼罩着那瘦弱的身体,蜷起的双腿穿着洗得发白的牛仔裤,脚下未穿鞋子,沾满了脏乱的泥土。

可即使是这样,少年那脆弱又精致的美感却半分不减。

仿佛微微一动就会耗尽所有的力气,少年努力抬起头,动作僵硬,虚弱看向前方。

折射着冷光的匕首就在他眼前晃动,尖锐的刀刃随时都可能刺穿他的皮肤。

“为什么、为什么!”

“我是这么的爱你啊,为什么你不爱我呢?”

这是个浑身满是肌肉的男人,他手持着匕首,满眼都孕育着疯狂和暴虐,呢喃着向少年诉述着这世界最恐怖的爱意。

他迷恋的凝视着少年的皮肤,神态痴迷:“真美,这样的你被鲜血浸染的模样一定会更美……”

匕首不断晃动着角度,似乎在确认怎么割开少年的皮肤是最为美观的。

年仅十四岁的瑠璃目光恐惧的望着这一幕,身体微微颤抖,却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他下意识咬紧下唇,将苍白的唇瓣染上一片血红,不肯泄出一丝声响。

他知道,自己的声音会更加刺激到眼前的男人,被杀害的可能性则会翻倍。

流浪的这些日子里,瑠璃每不小心说话一次便会经历一场这样的危机。

前几次他都侥幸逃脱了,可是这一次,幸运的女神还未曾降临在他身边。

他所遭遇的一切罪恶,都是源于他那该死的异能。

与其每天担惊受怕什么时候被杀死,或许快些死亡才是一种解脱。

更可况,一辈子活在无声的世界里,更是充满了痛苦。

但瑠璃却一直再坚持,他还不想死。

或许是上天真的看见了他的求生的欲望,在这绝命的危机中,他竟然赢得了一丝转机。

有人猛地踹开了这破旧的房门,并且很快便将被爱俘虏的男人制伏,解决了他的危机。

瑠璃努力扬起下颔,虚弱的看过去。

背对着阳光而来的人影高大颀长,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黑色西服,外面还潇洒的披了件长到脚踝的外套。

那人眯着双眼,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尔后悠悠的、唇角勾起若有若无的微笑。

“这是谁?”那人看着他,用一种极为随意的口吻问道。

很快,便有人上前一步:“太宰先生,此人……不在我们的情报中,可能是无意间被卷进来的。”

这位名为太宰治的青年,不知为何右眼包裹着一层厚厚的绷带,闻言,仅露出的那只鸢色左眼中,露出饶有兴趣的光芒,上下打量着瑠璃。

“你叫什么名字?”他俯下身,主动向瑠璃搭了话。

“……”

见瑠璃没有任何反应保持着沉默,他也不生气,反而眉眼一弯,笑了。

“你只有两种选择。”

“要么回答我的问题,要么就去死。”

他瞥了眼下方已经被打晕的肌肉壮汉,漫不经心踢出一脚。

皮鞋踢在手肘上,发出了骨头断裂的声响。

“这家伙可是掌握着重要情报的敌人,如果你无法解释跟他的关系,为了安全起见,我可就要斩草除根了哦。”

他保持着唇角的笑容,弯起的弧度十分迷人,但那双眼睛中却始终覆盖着一层冷漠。

随口一提便能轻易抹杀一个人的性命,他对人命极为漠视,让人心寒。

“你,想死吗?”

用最温柔的语气,说着最恐怖的话语。

这就是太宰治此人带给瑠璃的第一印象。

瑠璃完全能够察觉到,对方说话时那丝丝缕缕向他袭来的杀意,那么真实,那么阴森。

并不是谎言而已……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