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甩了首领宰后我跑路了》

1. 金丝雀

隔着透明的落地窗,少年仰着头,眺望着远方湛蓝的天空。

午后明媚的阳光穿过层层白云洒下,在那轻轻颤动的浓密的眼帘下方投出一片浅淡的阴影。

他的五官如同人偶般精致,皮肤白皙,细腻如瓷。

金发在他的身后柔顺的散开,每一丝都似乎流转着金色的光晕。

他只是静静站在窗边,没有任何动作,同样也没有说话,静止的模样越发与现实中的人偶娃娃相称。

忽然间,一片飘零的羽毛映入他浅如碧水的眼眸中。

他下意识眨了下眼睛,凝视着苍穹中那正扑扇着翅膀、飞向苍穹的白鸽,终于忍不住抬起手掌抵在玻璃窗上,连眼中也显出几分迫切。

【你知道笼中鸟吗?】

【用最璀璨的珠宝装饰着鸟笼,用最华贵的布料铺盖在笼中,被无数人欣赏其美丽的金丝雀。】

“找到你了。”

身后突然传来熟悉的声线,少年侧过身,稍显肥大的白衬衫将他青涩的身形笼罩。

袖口稍稍卷起,露出一截纤细干净的手腕。

看见门口站着的隐藏在黑暗中的人影后,他下意识张了张嘴,却又很快紧紧闭上,苍白的唇瓣用力抿起,眼中闪过迟疑。

“只有我在哦,瑠璃。”

黑暗中的男人终于缓慢迈开步子,一步一步向他走去:“你可以说话。”

伴随着窗外的光线,那人的容貌终于逐渐显露出来。

他穿着量身定做的高等西服,身材颀长,体态优雅,容貌俊美。

一头蓬松的黑色卷发下方,那双狭长的眼睛正似笑非笑,鸢色的眼眸中透出睿智的光芒。

几乎任谁看过去,第一眼都会觉得这是个聪明的男人。

可仔细观察后,便会发现他苍白到没有血色的皮肤、比常人还要瘦弱的身形。

由内而外散发出,仿佛疾病环绕般、充满病态的那种美感。

黑色的皮靴踩在地板上,很快便优雅走到了窗户边,先是随意瞥了眼窗外,又无趣的用高出半头的身高俯视着瑠璃。

“这么喜欢这里吗?”

“因为这间屋子能够看见窗外的景色啊。”

瑠璃的脸上挂上笑容,极为自然的张开双臂抱住男人的身体,“你也知道你的首领办公室全是黑漆漆的一片,根本看不见外面,简直就是在与世隔绝。”

没错,眼前这个看起来有些羸弱的男人,并不是个任人宰割的角色。

相反,他是黑暗中潜伏的最深、计谋最毒、手段最狠的孤狼。

任何被他盯上的人,必定会在不知不觉间被他撕碎,吞到骨头都不剩。

他正是国内最强大的黑手党——港口黑手党的现任首领,太宰治。

同样,也是瑠璃的男朋友。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掌落到少年的柔顺的发丝上,些许宠溺似的拍了拍:“待了四年了,还没有适应?”

“怎么可能适应啊。”闭着眼睛,嗅着怀中熟悉的气息,瑠璃深吸一口气:“常年不照射阳光可是会生病的,我怀疑我的病就是因为在那里呆久了。”

“你也要小心一点,本来批文件到凌晨就压力过大,再加上环境憋屈,大概率会是要秃顶的!”

“我可不希望我的男朋友年纪轻轻就秃了顶。”

“首领真是不是人干的活,当初你为什么非要收拾这个烂摊子!”

或许是不常说话的原因,一旦抓到可以发散的话题,他便不会轻易停下来。

而正是因为他的喋喋不休,他才没有看到此刻正轻轻抚摸着他金发的男朋友,鸢色的眼眸中一瞬间浮现出粘稠的黑暗,空洞的似乎什么都不存在,冷的彻骨。

“我会注意的。”太宰治沉声说道,比起一贯的柔和,这句话的语气稍稍有些沉重,令空气中弥漫着有些压抑的气息。

瑠璃本能感到一丝不对,退出了太宰治的怀抱。

一抬头,便看见太宰治忽然俯下身,手掌同时扣住他的脑后,与他拉近了距离。

放大版精致的容貌映入太宰治的眼中,他却一脸神色如常,仅仅将额头贴在少年的额头上,三秒后,微微蹙眉后退一步。

“你还在低烧。”

他很快做出了判断,对着瑠璃伸出了掌心。

“跟我回房间,你需要休息。”

压低声线,他用不容置疑的口吻道。

尽管不算是命令,但太宰治作为首领的威严已经深深印刻在心中,在认真说话时,无论对谁都会下意识用出这种语气。

要是其他的人见此恐怕早就心尖发颤,被这在黑暗中步行的首领的气势吓得瑟瑟发抖。

但是作为最了解太宰治、甚至有过最亲密接触的瑠璃而言,违抗命令,几乎是家常便饭。

“不要。”

瑠璃哼哼地一扭头,像包子一样鼓起的脸颊很是可爱:“在房间里躺着太无聊了,我还不想回去。”

“而且这两天明明是半年一次的出门逛街的机会,结果就因为这莫名其妙的低烧而吹了!我好伤心,需要男朋友抱抱才能好一些。”

说着,他用余光偷偷扫过眼前人的脸,欲擒故纵的特别明显。

太宰治忍不住轻笑了起来。

这种可爱的台词也是太宰治喜爱瑠璃的原因之一。

刚才布满严肃的神态烟消云散,他非常主动的搂过瑠璃的腰,将对方带入怀中。

见此,瑠璃的眼底划过一丝狡黠,如同宝石般闪耀的瞳孔望着他,故作矜持道:“嗯,现在我发现我的心情已经好了不少了,果然男朋友的拥抱很治愈。”

“但是……如果能够让我出门走走的话,我想我会好的更快。”

眼睛更亮了一些,像是天空闪烁的群星。

太宰治笑盈盈看着他丰富的面部表情,陷入了一副长思考的模样,直到身侧那双眼睛越发明亮起来,才悠悠拉长三个字:

“不行哦——”

恶劣的性格简直不加掩饰。

“……”

瞬间,瑠璃精神萎靡,眸光消散,宛如一条失去人生的咸鱼。

“你知道作为港口黑手党的首领,外面有多少人觊觎在我的性命。他们无法在这铜墙铁壁的大厦中杀了我,便会想尽办法从我身边的人入手,没有任何攻击力的你,便是最好的人选。”

太宰治歪着头,一手抵在侧腮上,用懒散漫不经心的语气,讲述着横滨黑暗中的血雨腥风。

“所以你的身份要绝对保密,不能处于一点危险之中。”

“我不允许任何人知道我的弱点。”

他抬起眼眸,目光缱绻看向怀中的少年,如同情人间的耳语,轻声呢喃道:

“而你,就是我的弱点。”

砰砰——

少年仰起头,脸颊微红,瞳孔因为这句温柔到极点的话而迅速收缩。

心跳,陡然快速了半拍。

但在这暧昧的冒出粉红泡泡的气氛中,他的脑海中却仍旧残存着一丝理智,也正是因为这丝理智,他才宛如开玩笑一般,忽然问道:

“那如果我主动离开了这里,你会怎么做?”

“不会有那种可能性。”太宰治回答的非常快,几乎没有犹豫。

一瞬间,他似乎又变成了那个冷漠无情的黑手党首领,冷静到极点,没有一丝属于人类的柔情。

“你想离开这里,你打算去哪?”紧接着,那双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从中泄出危险的光芒。

“你的异能很棘手,所以你只能呆在我的身边。”抓着少年纤细手腕的掌心不自觉开始用力,黑暗从太宰治的身上溢出,蔓延出的冷意,几乎沿着瑠璃的脊椎往上涌去,“不要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乖乖呆在这里,听话,嗯?”

眸中闪过的一丝黑线既危险又诡异,瑠璃感觉到了手腕几乎要被捏碎了的痛苦。

但他的脸上却自然露出了笑容,语气飞扬:“好啦,我只是想测试下我在男朋友心中的地位,哎~没想到我的存在竟然如此重要,我怎么这么棒啊。”

效果出奇。

下一秒,阴雨转晴。

太宰治的黑气果然收敛,眼底也浮现出浅浅的笑意。

这个可爱的少年每天都会给他带来不同的新鲜感,令他心情愉悦,爱不释手。

不过让对方明白敢离开他的下场,也是十分必要的。

“如果你离开了我身边……”

“是啊——”他故做沉思的拉长了语调,“那我就会杀了你吧。”

狠狠碾碎你对未来的希望,打断那双不听话的腿,用匕首划开皮肤,在浓稠的鲜血中掏出心脏。

给予一切最毒辣阴狠的惩罚。

太宰治唇角勾起虚伪的笑容,直视那碧色的双眸,用轻柔却透出杀意的语调,一字一顿道:“所以你千万不要试探我的底线啊,瑠璃。”

“是~”

瑠璃耸了耸肩膀,表情随意,看起来并未把这威胁放在心上,似乎这句疑问真的只是随口说出来的而已。

而对于太宰治给出的回答,他竟没有感到意外。

在相处的这漫长的四年里,他稍稍读懂了一些这位首领恐怖的本质。

十四岁那年,他被当时比他大四岁,还是黑手党干部的太宰治捡到。

从此成为了对方的金丝雀,折断自由的羽翼,被关在这座囚牢般的大厦中。

面积极为广阔的首领办公室内,分割了属于他的四十平米的房间,四面都是漆黑的墙壁,不曾透过一点点外面的光芒。

每日的生活不是以书籍作伴,便是畅游在网络的世界中,能够交流的人唯有太宰治而已。

用最漂亮的珠宝装饰着他的房间,用最名贵的布料包裹着他的身体,想要的东西全部都会交于他的手中。

玲珑珍宝,吃穿不愁。

这便是瑠璃的全部生活。

确确实实的金丝雀。

但他不是对此不满,因为他是主动来到太宰治的身边,期望得到太宰治的庇佑。

如果非要说他在悲伤些什么的话……

是啊,金丝雀并没有抗拒牢笼中的生活,但它更想要能够主动打开笼子、纵使它飞向苍穹,也始终相信它会很快回来的主人。

他是那只渴望的金丝雀,但太宰治却不曾付出他所期待的信任。

“好了,也留在这里很久了。”

太宰治瞥了眼窗外刺眼的阳光,稍微蹙了下眉,再一次对瑠璃伸出了手:“我们该回去了。”

这一次,瑠璃没有抗拒,主动牵起了他的掌心。

那是一只有些微凉的手掌,瑠璃偏热的手递过去,才捂暖了些许。

太宰治的脸上露出舒适的表情,牵着比他小一圈的手掌往前走去。

然而刚刚迈出一步,身侧的少年却突然呜咽一声,膝盖一软,险些就要跌倒在地。

他的掌心死死按在胸口上,脸色越发苍白透明,紧咬着的下唇透出鲜红的颜色:“唔……”

这一刻,他的表情流露出前所未有的痛苦,令太宰治猛地心头一跳,惊慌顿时浮现在他的眼底。

“怎么了?”想到某种可能性,太宰治立刻扶住他的身体,焦急抬头看向门外,“忍一忍,我马上让人去叫医生!”

“我……”

抓住他的衣袖,瑠璃深吸一口气,努力从嗓子眼挤出一句话。

“我……我的男朋友……”

“也太帅了点吧!”

“简直心动到无法呼吸了!”

太宰治:“……”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