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美人眸》

第 29 章

第二十九章

清晨, 沈绛在床铺上醒来,窗棂虽紧闭着,却有丝丝光亮从外面透进来。她微眨了眨眼睛, 终于适应了晨光。

外间似一点动静都没有。

她侧耳听了好久,当真是一丁点没声音, 一时她有些心乱。

于是沈绛安静下床,走到门口,正要往外看。

谁知门被推开,一身青色官袍的谢珣缓步走了进来, 两人四目相对。

谢珣望着半藏在门口的沈绛, 乌黑的长发散落在肩头,身上的中衣领口微乱, 一截白嫩纤细的颈子露在外面,瞧着细腻光滑, 只怕连最上等的羊脂白玉都比不上。

白皙的脸颊两侧还残留着浅浅红晕, 无意中散发着刚睡醒的妩媚。

沈绛本来心底还有些慌乱, 此刻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竟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晨曦从敞开的门房,肆无忌惮的闯入。

谢珣凝视着沈绛,低声开口:“醒了。”

沈绛看着谢珣, 略歪了下头, 长发顺着肩头滑落下来,她如释重负道:“我还以为你出门了。”

她独自留在这里,要是有人闯进来, 只怕就出事了。

毕竟留一个女子在京兆府衙门里过夜,对他的名声也有大碍。

“我只是出去给你买了套衣服。”谢珣走过来,将手里的衣服递过来后, 眼睛微撇向一旁。

沈绛接过衣服,正奇怪他为何这般,待她低头看了一眼,才发现自己领口的风光。

前襟一夜下来被碾的有些凌乱,领口敞的有些大,她自己低头看到了里面那一抹淡粉色。

“谢谢。”沈绛尽力克制声音的不乱。

可是转头她就急急进了里间,将干净衣服扔在床铺上,双手压着脸颊。

此刻脸颊滚烫,微凉的手掌贴在上面,这才稍稍降了点温度。

片刻后,她平复心情,将衣服拿了起来。

这才发现这套衣裳与她昨日穿的那套,不仅颜色相似,就连款式都有些相同,即便仔细看也不容易认出来是不同的衣服。

昨天她的那套衣裳,沾了血迹。

晚上可以仗着光线昏暗,把衣服上的血迹混过去。可是白日里,若是真的遇到搜城的锦衣卫,想要混过去,并不容易。

于是她把这套新的衣裳换上。

等出来之后,她已经重新束好长发,一副男子打扮。

谢珣此刻坐在案桌旁,低声说:“京兆府今日应该极忙碌,待会我让人送你回去,就说让你回去拿些东西。到时候你让清明准备一套我的衣裳,交给车夫带回来便好。”

“你身边没人伺候,可以吗?”沈绛低声问。

自从她这个假冒的小厮出现,谢珣便没有将清明带在身边,所以沈绛心底颇为愧疚。

谢珣一双黑眸静静望着她,才开口道:“无妨,我不过是七品推官,身边即便没有小厮也不碍事。况且衙门里还有衙役,若有事吩咐他们去做,也是一样。”

如何能一样,自己的人用着才放心。

待沈绛坐上回家的马车,果然一路上竟都设置了关卡。

据说锦衣卫从昨个半夜开始,就一直在全城大搜捕,一副誓不抓住对方不罢休的模样。

好在沈绛有京兆府的文书,有惊无险回到家中。

她敲门时,门内传来阿鸢提防的声音:“是谁?”

“是我。”她开口说了句。

阿鸢立即打开门,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望着她:“小姐,我快吓**。这一夜你去哪儿了?”

沈绛直接将她推进了院子里,“门口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进院子再说。”

于是两人边往里面走,沈绛就问道:“卓定回来了吗?”

“还没。”阿鸢摇了摇头,她朝外面看了一眼,说道:“小姐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我今天早上想要出去找你们,可是外面全都是锦衣卫。”

阿鸢胆子并不算小,可是昨晚她几乎等了一夜,他们还是没回来。

她小声说:“你们去的太久,我在家里实在等的没办法,只能去隔壁找清明。”

“当时三公子在家中吗?”沈绛问道。

阿鸢摇摇头:“并不在,不过清明让我别着急。”

沈绛这下似乎明白,昨晚三公子能及时赶到的原因。或许是因为清明用某种办法联系到他,所以他才会出门找自己。

正好那时她就在京兆府门口,两人这才遇上。

阿鸢低声说:“小姐,你昨晚去哪儿了?”

“是三公子救了我。”沈绛低声说。

阿鸢眼底生出欢喜,说道:“肯定是清明给三公子通风报信的,我就知道三公子一定有法子能找到小姐。”

沈绛微叹了一口,声音轻的仿佛一阵风就能吹走:“我又欠了三公子一份人情。”

在酒馆中遇到匪徒,是他牵着她的手,让她避开那些血腥。

也是他一句不问,带着她入了天牢去见爹爹。

这次更是他把她从锦衣卫的手底下救出来,一次又一次,他替她考虑周全,却不问缘由。

明明两人无缘无故。

因为那个梦境的缘故,沈绛对所有非身边的人,都抱着一股浓浓的戒备。

即便是姚羡,两人如今利益捆绑,她也丝毫没有想要将自己的身份透露给他的意思。对她而言,姚羡可信任,却并非全无保留。

可是面对三公子时,她却总有脱口而出的冲动。

她想要告诉他,她是沈绛,是沈作明的女儿。

帮她,可能会给他带来无穷无尽的后患,所以他可以考虑好了,再选择帮不帮她。

但是每一次,在她要说出口时,打断她的人也是三公子。

他似乎并不在意。

沈绛也知自己不该过分依赖三公子,可是昨晚,他出现的那一瞬间,仅仅是听到他的声音,便有种心安感。

就像那一刻,即便是山崩地裂,苍穹突变,她亦可以无所畏惧。

因为身前站着的是他。

“小姐,卓定哥怎么没跟您一起回来?”阿鸢虽然看见沈绛,已心安大半,可她还是忍不住问了句。

沈绛摇摇头。

因为她也不知道卓定去了哪儿,不过她带来的护卫,都住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

说不准卓定是先去了那里。

所以沈绛让阿鸢待在家里,自己准备过去。

阿鸢赶紧拦住她,“小姐,让我去瞧瞧吧,你还是待在家里。”

“傻丫头,□□的,你还怕什么。”沈绛在她额头上轻轻拍了下。

阿鸢摇头:“你们昨晚没回来,我就好害怕。”

她怕沈绛和卓定,万一真的没办法回来。从衢州到京城这么远,她是跟在了小姐的跟后,才没有害怕。

可要是叫她一个人,她真的怕极了。

沈绛想了下,似乎明白她的心情,说道:“那你与我一起去吧。”

阿鸢开心点头,赶紧就要去更换外出的衣服,谁知此刻院门响起,两人对视一眼,眼底露出惊讶和些许惊喜。

于是阿鸢也顾不上换衣,立即过去开门。

卓定站在门口,毫发无损的模样。

沈绛站在堂屋前,望着他,心底一下彻底松了一口气。

待人进来后,他主动说道:“我昨日离开,锦衣卫已经开始封锁四周,所以我躲在一家农院,一直等到今天早上才出来。”

搜城也需要时间,卓定躲的农家小院,昨晚没被搜查。

他正好躲过,等今个一早,天亮之后,街面上的人多起来,他才跟着人群混了回来。

沈绛这才放心了。

锦衣卫连着在京城查了三日,结果却连一片**都没找到。

反倒是弄得整个京城怨声载道,指挥使尹晋脸上无光,把傅柏林叫过来狠狠骂了一通,而他转头也被永隆帝训斥了一通。

没办法,日日这么搜查也不是办法。

于是只能暂时撤了回来。

这次锦衣卫弄的灰头土脸,朝中有些大臣可是极开心,毕竟锦衣卫这些人飞扬跋扈惯了,心底只有皇上。

说句不好听的,连太子这个半君,都未必放在眼里。

沈绛这几日一直在揣摩着,周叔最后给她的东西。

一枚印章。

上面刻着沈作明三字,这应该是爹爹的私章。

他为何要给自己一枚爹爹的私章,是可以调兵还是能调人?

不过沈绛之前猜测的确实没错,破船尚且有三千颗烂钉。沈家表面上是败了,却不至于真的一泻千里。

爹爹手里总归是留下些东西的。

况且他在西北大营那么多年,手握兵权,即便如今皇帝撤了他的军职,将他打入牢中,西北大营的诸将士就不会觉得心寒吗?

毕竟真正带着他们血战沙场的,不是端坐在皇宫内院的皇帝。

而是他们的大将军沈作明。

只可惜周叔还什么都没说,就平白丢了性命。

沈绛忍不住握住手心里的私章,牙根都微微泛着冷。她这两日已经开始让卓定他们,去打探定国公府的事情。

大姐姐如今在国公府里,究竟如何,她总是要知道个清楚。

*

朱颜阁。

沈绛正在查看最新款的口脂进度,姚羡做事还是靠谱,她不过是给个思路,他竟全部办妥了。

街面上跟雕刻有关的手艺人,他不计成本全都请了。

一开始确实是费了些口脂,可是架不住熟能生巧,这不,第一批雕花口脂就做出来了。

就等着花朝节一块上货。

自然,底下的侍女也给来访的客人都透了口风。

这些个贵女喜欢什么,不就是独一无二。旁人没有的,我有,这份体面有了,即便再多的银子花了,依旧还是觉得值得。

沈绛正在上头看货,姚羡自夸道:“你看这花神像,画的可好。”

她点头,一边盯着看一边轻笑:“确实好看,只是我怎么瞧着有些眼熟。”

为了方便雕花,这次的口脂盒子做的比之前的大,不过口脂的份量不增,只是比之前略薄了几分。

“你再瞧瞧,像谁。”姚羡得意道。

沈绛又盯着看了会,只是觉得有些眼熟。

直到姚羡说:“我可是照着你的模样,叫人刻的。”

沈绛一怔,她撇向姚羡,就见他无奈道:“那些个神女像,我左瞧右瞧,远不及三姑娘的花容月貌。”

如今沈绛时常会着女装,毕竟她也算是店里的活招牌。

偶尔从在店内那么一站着,便有人会偷偷问侍女,这位姑娘唇上用的口脂是哪种颜色。

要不是她生性低调,只怕早已经带动了满城女子的审美了。

虽然姚羡对沈绛并无越矩的心思,可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样美的三姑娘站在他面前,他也是会看的失神。

“就当是三姑娘你为咱们朱颜阁,再当一回活招牌。”姚羡对她拱手作揖。

正好,侍女上来:“沈掌柜,方姑娘和姜姑娘来了。”

“快请她们到内堂来坐,”沈绛说道。

很快,方宝宁和姜妙都被请了进来,两人虽见多识广,可是一进了内堂,瞧见她还先开口道:“沈姑娘,你家口脂的颜色,实在是太好看了。”

说话的是方宝宁,她本就是个活泼性子。

姜妙跟在一旁,脸上带着淡淡笑意,嘴角轻扬,整个人似比之前从容大方了许多。

“你们可有特别喜欢的颜色?”沈绛问道。

方宝宁道:“全都喜欢,恨不得都带回家去。”

沈绛笑了笑:“待会我让人给你们包两套带回去,一人一套。”

“那怎么能行,我只是说笑的。我自个有银子,怎么能让你破费。”方宝宁一下急了,她说都喜欢,是出自真心的。

朱颜阁的口脂不仅颜色丰富,而且敷上唇瓣之后,有种润泽舒服的感觉。

姜妙也点头说:“方妹妹说的是,若是沈姑娘这般做,只怕日后朱颜阁的大门,咱们两个都无脸踏进来了。”

这两个姑娘都是骄矜的性子,知道无功不受禄。

沈绛说要送她们东西,虽然心底开心,可是却坚持原则,坚决不要。

沈绛拉着她的手,轻声安慰说:“你们先别着急,之前在映雪堂时,若不是你们两个帮忙,朱颜阁的名声也打不开。我谢你们是应该的。”

姜妙却摇头,她说:“沈姑娘此言差矣,朱颜阁之所以能风靡京城,是因为朱颜阁不仅口脂好,而且还有你们的奇思妙想。给每种口脂附上一个节气的名字,不仅好记而且好听。”

方宝宁赞同道:“就是,我最喜欢的就是小雨的颜色,粉粉嫩嫩,像极了落雨时的春日。”

果然,姑娘之间一说到这些胭脂水粉,便有说不尽的话。

于是沈绛着人端了茶水上来,三人在朱颜阁的二楼,一边品茶一边聊天。

沈绛来了京城之后,还难得有这样的闲暇。

二楼的视线不错,从楼上看下去,便能瞧见街面上的车水马龙。

直到方宝宁突然低呼一声:“咦,她怎么也来了?”

“谁?是方妹妹认识的人吗?”姜妙也难得来了兴致,凑过去看。

方宝宁指了指下头,说道:“沈芙绫呀,我没想到她居然也会出现。说起来,她也有好些日子没去映雪堂了。”

沈芙绫。

沈绛在心头默念着这个名字,竟是有种隔世的恍惚感。

姜妙重新在椅子上坐下,柔柔道:“自打长平侯府被抄家夺爵之后,她便低调了许多。我听说她跟她姨娘,一块回了她外祖韩家。”

“说来她倒是走运,自家虽败了,可总还有个外家能依靠。”

沈绛微抿了口茶水,这才开口问道:“你们说的是?”

“沈芙绫,她本是长平侯府庶出的姑娘。长平侯府,沈姑娘你应该知道吧,说起来你还与她一个姓氏呢。”方宝宁小嘴倒是没停。

方宝宁说到这里,轻皱鼻尖,低声说:“其实我一直觉得长平侯爷是个大英雄。”

姜妙突然低声道:“方妹妹,小心隔墙有耳。”

“我知道,我知道,不能乱说话嘛。也就是跟你们在一处时,我才敢这么说的。”方宝宁微吐了下舌尖,俏皮道。

姜妙叮嘱她:“祸从口出,特别是这种朝政大事,不是咱们闺阁女子可以擅议的。”

相较于方宝宁,姜妙的性子就谨慎许多。

沈绛倒也没气恼她这么谨慎的态度,反而跟着点头说:“姜姑娘所言极是,方姑娘日后可要记得谨言二字。”

方宝宁立即捂着嘴,嗡声嗡气说:“我以后一定不乱说。”

待她放下嘴唇,才小声说道:“我现在可以说别的了吧。”

见沈绛和姜妙都点头,她才开口说道:“之前说京城第一美人时,不是还有人说若不是沈芙绫只是庶出出身,这第一美人的名头必是她的。若我来说,真正的第一美人既不是她也不是霍竹韵。”

“那是谁?”姜妙好奇道。

“以前是长平侯府的嫡长女沈殊音沈姐姐,”方宝宁的眼睛这么一转,又落在沈绛,“现在嘛,自然是眼前的这位沈姐姐啦。”

沈绛没想到她竟将话题扯到了自己身上。

“别胡说。”她摇头。

方宝宁立即说:“才不是呢,你本来就生的好看。怎么沈氏竟出美人呢,殊音姐姐是一个,阿绛你也是。”

沈绛听她叫着殊音姐姐,心头一动,笑道:“你与定国公世子夫人很熟识吗?”

“当然,我大姐姐未出阁时,与殊音姐姐乃是手帕之交。所以我以前还时常跟着她们一起玩,后来殊音姐姐嫁人了。这京城第一美人的名头,才又落在了旁人头上。”

说着,方宝宁有些生气道:“说起来女子嫁人之后,仿佛就不精贵了。明明殊音姐姐嫁人之后,依旧美若天仙,偏偏大家又选了别人当第一美人。霍竹韵不过就是仗着她还是闺阁女子,未曾嫁人罢了。”

或许世人都是这般浅薄,未出阁的姑娘,是在家娇滴滴的千金。

什么响亮的名头,总是能堆在身上。

可一旦嫁人,仿佛顷刻间就不精贵了。

沈绛倒没在意什么第一美人的名头,她想着的是方宝宁之前说的,她姐姐与大姐姐乃是手帕交。

那是不是她可以借助方宝宁,进入定国公府。

毕竟大姐姐若是出不了府门的话,定国公府总不能拒绝旁人去见她吧。

想到这里,沈绛看着方宝宁的眼神更加温和了。

这姑娘仿佛是老天爷,专门送到她身边来的。

所以她们二人要告辞离开时,沈绛特地让人包了两盒口脂,给她们带上。

方宝宁和姜妙自然是拒绝不受的,不过沈绛说道:“这是我们朱颜阁特地为花朝节推出的典藏款口脂。你们两位就当是提前替我试用试用,若是觉得好,可别忘了帮我在其他姑娘面前,多美言几句。”

她已这般说,方宝宁和姜妙都不好再拒绝。

于是两人收下口脂,沈绛送她们出去。

只是在出去时,瞧见不远处正在试看口脂的沈芙绫,方宝宁不觉有些奇怪道:“先前沈芙绫一直替京中另外一间胭脂铺子百香居当说客,时常说百香居的胭脂水粉如何如何好。咱们都以为她就是百香居的幕后掌柜,怎么今个又有空来朱颜阁。”

沈绛抬眸望过去,就见沈芙绫正不紧不慢的闲逛。

似乎没什么目的,只是随意看看。

“沈姑娘,你要小心些呐。”此时,姜妙终于开口说道。

沈绛安静望着她,姜妙忍了忍,还是抿唇凑过来,低声说:“这些也只是我听闻的,本不该胡乱传,但是我怕沈姑娘不小心着了旁人的道。”

“其实京城之前也有几家价格高昂的胭脂铺子,只是后来渐渐就出了事,只剩下百香居这一家。”

京城之中胭脂铺子众多,只不过价格昂贵的也不过是几家。

毕竟这些贵女也极看中这些胭脂铺子的口碑,喜欢光顾老店,所以百香居的竞争对手渐渐出事,难道真有这么凑巧的事情。

姜妙是个聪明姑娘,说话点到而止。

反正以沈绛的聪慧机敏,已听懂了她话中的意思。

很快,沈绛把她们两人送上了马车,这才反身回了店内。

沈绛慢悠悠走到沈芙绫的附近,就见店内侍女正给她介绍,她手中拿着的那款名为‘落雁’的口脂。

那是四美之一的口脂,价格极昂贵。

侍女大概是瞧出了沈芙绫的穿着打扮皆贵气,便推荐的格外用心。

朱颜阁采取的是奖励制度,不仅每个月有基本的月银,而且但凡从侍女手中售卖的口脂,每盒都会给予一定奖励。

因此每个侍女都在对待客人时,都极恭敬和热忱。

此时沈芙绫拿起口脂盒子,似乎想要闻味道,微抬起手。

沈绛本是随意瞥了一眼,却在这一眼之后,整个人犹如定格般,立在原地。

因为她看见了沈芙绫左手虎口处,有一颗黑痣,像是墨汁不小心滴在上面般。

那个梦境里的女人。

就是她死之前,见的最后一个女子,难道就是沈芙绫?

沈绛站在货架后面,望着不远处的沈芙绫。

说起来,她与沈芙绫虽为姐妹,却见面机会不多。上一次见面,还是母亲去世,她来衢州奔丧,那时候她们都不过才是几岁的稚童。

长平侯府人口简单,而且沈作明只有三个女儿。

除了她和大姐姐两个嫡出女,还有个庶出的二姑娘沈芙绫。

要说沈芙绫的身世,那便有些说法了。

早年间,沈芙绫的外祖父韩善长在朝为官时,因涉及到一宗大案中,判了满门流放。

当时的韩夫人与沈绛的祖母沈老夫人乃是至亲手帕交,拼死求了沈老夫人,给自己女儿一条活路。

毕竟男丁流放,只是受些煎熬。

这样花一样的姑娘家流放,那就是生不如死。

据说当年韩夫人对沈老夫人还有些恩情,因此沈老夫人就应了下来。

那时恰逢沈作明边关大捷,回京受赏。

于是在沈老夫人的哀求之下,他向陛下求了韩家女。

圣上虽有些恼火,却也不想因为一个女子,让自己最器重的将军失望,于是干脆让沈家一顶小轿把韩家女抬了进来。

从此韩家女成了韩姨娘。

虽然沈绛不明白当年事情的经过,但她偶尔听家中老人说过,当年京中还盛传沈作明这是冲冠一怒为红颜。

可母亲重病到衢州将养时,一向军务繁忙的沈作明,却半月一封信。

母亲每次拿到他的书信,脸上温柔的笑容,让沈绛永远无法忘怀。

是以沈绛绝不相信,爹爹会为了韩姨娘冲冠一怒。

至于她母亲去世许多年后,韩家被**,不仅回了京,韩家老太爷还被重新授了官职。韩家老爷子刚起复,沈家族里的人都在议论,韩姨娘会不会就此被扶正。

可是沈作明却不为所动。

哪怕后来韩善长位列正三品的户部侍郎,他依旧没有把韩姨娘扶正的打算。

如今长平侯府出事,韩姨娘带着沈芙绫一块回了韩府。

沈绛刚来京城时,也让卓定打探过她们两人的消息,但是在得知她们目前在韩家后,便也放了心。最起码比起旁人,她们还有韩家庇护,衣食无忧。

如今沈绛才发现自己似乎对这个庶出的姐姐,太过不了解。

此刻,她自然没有上前要认亲的想法。

待沈芙绫离开,沈绛便立即让店里一个护卫跟了上去。

谁知当晚,还没等护卫回来同她回禀,在家中的沈绛,听到院门外一阵急促的拍门声。

阿鸢过去之后,发现敲门的竟是姚羡身边的小厮。

这人是姚羡后来提拔上来的,足以信得过。

谁知他一进来,看见沈绛就急道:“沈掌柜,咱们的口脂作坊着火了。”

作者有话要说:  女鹅:断我财路,你**

本章送200红包(月初了,又可以大方一下啦,所以冲鸭)

*

感谢在2020-12-01 17:38:25~2020-12-02 09:18:5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的小天使:一直努力学习_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十五呐 100瓶;三微月四 31瓶;爱丽的小钥匙、七卡 10瓶;小梦梦 7瓶;爱睡觉的小猪 5瓶;vicky、懒猪、偏偏、豆腐君和尼尔酱、喃喃细语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