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金嘉轩去了哪里》

第二十三章

受到社会各界关注的白原市“10.26抛尸案”在案发六十个小时后, 正式宣布告破。

忙到晚上,送走了圆满完成任务的省厅督导组,只剩下自己人。

栗杰很是高兴, 道:“晚上一起吃个庆功饭!我来请客!”

一众办案刑警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了他, 都表示:“太困了!要回家睡觉!”

于是大家当场解散, 各自回家去睡觉。

凶手归案, 物证齐全,案情尘埃落定,剩下的工作主要是报告与文案之类,明天上班再做也不会耽误什么事。

天亮, 尚扬神清气爽地醒来, 发现金旭的家里只有他自己在。

刚过七点, 就去上班了吗?

尚扬拿了换洗衣服,到浴室去冲了个澡。

白原市已经正常供暖,室内温暖如春, 也非常干燥。

完后, 尚扬只穿了件黑t恤和宽松平角裤,头发还没吹,出来想先喝点水。

金旭开了门从外面进来,正看见他这样,愣在门口。

楼道里直往家里冷风, 尚扬端着杯子,大声:“快关门!”

金旭反手关了门进来,一身从外面带回来的寒气,脸有点红。

尚扬看他手里提着早点,笑道:“正好饿了。我吹下头发,马上来。”

他去吹头发。

吹风机的呜呜声里, 金旭在外面摆好早点与碗筷,在餐桌边坐下,像个等开饭的小朋友,充满期待地望着浴室那扇门。

尚扬吹完头发,又洗过手,出来也坐下,准备吃早饭。

“抛尸案……”他还想问问后续的事。

“领导,都结案了,能不聊它了吗?”金旭皱起眉。

尚扬本着对一线干警的关爱,说:“好好好,不聊不聊。”

“你不换件衣服?”金旭看了眼他露在外面的手臂和腿。

他皮肤一向很好,通身白皙,体毛稀疏,再穿成这样,完全看不出真实年纪,就像一个还在读书的学生,在宿舍里刚起床的样子。

金旭收回视线,道:“这……着装不规范。”

尚扬说:“休息时间案子都不让问,你又和我讲着装规范?少来了,我有什么你没见过的吗?”

大学四年上下铺,早上同起,晚上同睡,确实如此,彼此之间什么样的打扮,对方是没见过的么?

就连晾在外面的内裤,看一眼都知道是谁的了。

洗澡也是在同一个澡堂子,人多时间紧的时候,几个男生还常常会共同一个淋浴头。

联想到澡堂子,尚扬也想起一事。

“有件事我要向你解释下,”他认真地说,“问你为什么用香皂洗头,我当时是以为你忘了带洗发水,还想把我自己的借你用。”

金旭没想到他此时提起这个,笑了一笑,问:“哦。那怎么最后没借给我?”

尚扬道:“你忘了?我刚跟你说了一句话,你理都没理我,扭头就换另一边去洗,我哪还有机会借给你?”

又不无控诉地说:“类似的事可不止一次!刚开始我对你示好过很多次,你从没给我好脸色,后来我才不往你身边凑了。以前我们亲近不起来,这都要怪你,我最初对你很友好,你不会都忘了吧?”

他说着这些事,心里其实很高兴。

过了数年以后,他重新认识了从前不了解的金旭,有机会与这名老同学再度聊起这些充满青春气息的往事。

以前的龃龉经过岁月的涤荡,似乎也都变成了有趣的回忆。

“实话实说,”他又问,“我给你的初印象,是不是不怎么样?”

那时他既中二又叛逆,从小被身边的人捧着长大,刚入学公大还没被教官们敲打过,难免拿着点讨人嫌的骄矜架子。

后来回想当时种种丢脸事迹,他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

而那些特质,恰恰是会被金旭不喜欢,甚至可以说极度厌恶的特点。

从鹿鸣镇回来那一天,他就已经想过了这个问题,自以为这足够解答他与金旭学生时代莫名就气场不和的原因,问题应该就是出在这里。

金旭却道:“不是,我对你的初印象很好。”

尚扬不信,说:“老实承认讨厌我吧,我又不会把你怎么样。”

金旭笑道:“那还真不是,你是不记得了,刚开学那天,你是第一个主动问我叫什么的人。”

尚扬:“?有吗?”

“我坐了几十个钟头火车到北京,脏得要命,自己都觉得自己一身臭烘烘,也没衣服穿,穿了套高中校服,短了不合身,普通话还说的特别难听。别人看我八成就像看个又高又蠢的傻子,其他同学都没理我。”金旭讲别人的事一样讲出自己那时的窘境,泰然自若,显然并不在心上了,而后道,“你过来问我叫什么,我当时心想……”

尚扬饶有兴味地听着,好奇他想了什么。

金旭却不正经地说:“我想,这要是个姑娘多好,怎么偏是个男的?”

尚扬:“……”

他埋头吃饭,不想和金旭聊了。

金旭收起笑来,目光沉静地望着尚扬的侧脸,说:“在澡堂里也是,不是因为生气才黑脸走开的,是因为我不好意思看你,更不想让你看我。”

尚扬没听明白这句话,道:“都是男的,看看能怎么样?”

金旭:“……”

他突然就有点不高兴,端起碗把粥喝了,结束了这场回忆过去的聊天,说:“我要上班去了。你今天计划做什么?”

尚扬猜测地想,金旭是不是因为从前的一些经历,很讨厌被人看到他的……

“局里或者派出所有需要我帮忙的事吗?”尚扬道。

金旭道:“没有。”

“那我想去看石林,”这是当地有名的自然景观,尚扬道,“下次再来没准什么时候,没事的话,我就去看看。”

金旭道:“你自己行吗?”

这样问完,他却也只得道:“可是我没时间陪你去。”

尚扬说:“不用人陪,我又不是小孩儿。”

他留在白原这几天,天公作美,天气总是很好。

金旭忙了几天抛尸案,派出所里积压了一大堆事等着他去做,别说给尚扬做地陪,连和尚扬一起吃饭都没得时间。

尚扬只当是来了白原度假,在市内租了也辆车。

第一天自驾去看了石林,第二天去逛了湿地公园,参观了一处红色旅游景区。还拍了照片发在朋友圈里,回研究所打杂的袁丁羡慕得嗷嗷叫。

第三天……尚主任累了,开车太累了。

白原市旅游资源还挺丰富,却也没能带动起经济,和景点分散关系太大了,开车三小时,参观三十分钟,还要再开三小时回程。

这一天,他在白原市区内兜了一天风,看看当地风土人情,尝尝特色小吃,买了点东西,也还挺有意思。

半下午时,金旭打电话问他在哪儿,说延迟了三天的庆功宴,定在了今晚,叫他也一起去吃个饭。

“我不去了吧,不合适。”尚扬道。

“我师父让我叫你一定去,他的面子你也不给吗?”金旭道。

“这……”

“都是你认识的人,刑侦大队的,还有两位市局参与办案的,你都见过。”

办案那三天里,尚扬和各位都见过面,别人也都知道他还在白原没回去,他也算是为这案子做了一点微小的工作,分享下庆功的喜悦也无不可。

想了想,尚扬道:“好吧。什么地方?几点?我自己过去。”

当晚。

这帮西北汉子……太能喝了!

尚主任现在就是后悔。

他原本想,随便吃点饭,稍稍喝几杯也可以,没想到这边喝酒的杯子比碗都大。

刑侦队的各位不知简直是给足了他面子,排着队转着圈地来与他喝酒。

刚开始他还没上头,勉强听得明白这些警察是说“谢谢照顾金副局”这样的场面话。

他也都应着:“我们是老同学,当然要互相照顾。”

后面再来就越说越离谱,栗杰拉着他,跟他说什么“小金就是嘴笨,脸皮又薄……”之类的鬼话连篇。

嘴笨脸皮薄?谁?金旭吗?

尚扬喝酒喝到上脸又上头,脑子没有嘴巴跑得快:“呵,还有比他油腔滑调的人吗?栗队,你不要睁眼说瞎话了,当心我把你护短写进报告里。”

栗杰语重心长地与他小声说着体己话:“你还是不了解他,要多沟通多了解,你看你们年龄也到了,早点稳定下来……”

尚扬听得一头雾水,伸手去扯栗杰的脸,道:“你不是栗杰吧?是不是我妈假扮的?”

栗杰:“……”

金旭过来按住尚扬,阻止他继续祸害栗杰的脸皮。

“我就走开一下,你怎么喝成这样?”金旭难以置信道。

“你问我我问谁?”尚扬感觉脑子似乎清醒了一点,拍着金旭的肩,说,“白原公安队伍里的同事们,都对你太好了,每个人都来跟我说请我好好照顾你,他们对你真不错。”

金旭:“……”

其他一众同事假装什么都没听到,扭过头去各自聊天喝酒。

尚扬的手搭在他肩上停住,说:“我也真心为你高兴,你现在这样,真的很好。”

这次参与侦破案件,让他对金旭这个人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全新认知,这认知从好奇到敬佩,最后甚至说得上还有了一点仰慕。

金旭道:“我怎么好了?”

尚扬对他笑,努力调动着思维想把话说得更清楚,道:“你有自己真心喜欢的工作,还有一帮志同道合的同事,关键是你自己,你是个纯粹的人,没有什么能再伤害到你。金……金旭,我真的为你感到高兴,我太高兴了。”

金旭:“……”

他们从未聊过与鹿鸣镇中学有关的种种。

那天讯问过嫌疑人,尚扬也没有来问过金旭,嫌疑人那句侮辱他的话到底什么意思。

当时他就想过,尚扬一定是已然知道了些什么,只是小心装作不知道。

因为他没有聊,尚扬一定知道他不想再被提起,于是依旧装作不知道。

深夜,庆功宴结束,众人散了各自回家。

尚扬和栗杰两人都喝得有点大,勾肩搭背,但说着鸡同鸭讲的话,在分局家属院的楼下道别。

“栗队,回见了您内。”尚扬道。

“叫什么栗队?叫师父!”栗杰已经走开了,还回头喝了这么一句。

“想当师父还不容易?”尚扬与金旭一起上着楼,说,“下了班兼职开滴滴,人人都叫他师傅。”

金旭:“……”

他开家门的时候,尚扬忽从他身后贴在他背上,一副没见过用钥匙开门的模样,盯着他手里看。

“看什么?”金旭道。

“没看什么,”尚扬道,“喝太多了,站不稳,靠靠你。”

金旭无语道:“你是醉了还是清醒的?”

尚扬道:“一阵一阵的。你倒是开门啊,等什么呢?”

金旭把门开了,尚扬扶了把墙走进去,差点被门框绊倒,金旭想扶他,他自己站稳了,摆手示意没事。

“睡一觉就好,别管。”他说。

开了灯,客厅茶几上,摆着一大束扎好了的鲜花。

金旭:“……这花?”

尚扬在沙发上重重坐下,两腮酡红,眼神有点发直,说:“今天路过无忧花店,进去买了把花。”

金旭想了下才想起来“无忧花店”是孙丽娜的店,脸色微沉,道:“你可别再惹下什么风流债。”

尚扬道:“想多了,真就是路过,她看见我了,我就进去打了声招呼。”

顿了一顿,道:“她还向我打听你了。这妹子真是颜狗啊。”

金旭:“……”

尚扬看他一眼,道:“你确实长得很帅,我不记得你以前有这么帅。”

金旭:“……”

尚扬感到头脑不太清醒,说:“我得睡觉了,不然撒起酒疯来,那可太难看了。”

他慢慢站起来,看着旁边并排的两扇卧室门,一下想不起自己究竟是该睡在哪个门里。

金旭道:“都行。”

尚扬便点头:“哦,谢谢。”

他进了主卧里,金旭在外面一脸哭笑不得,想了想,又抬脚跟过去看了看。

尚扬横着躺在了床上,一动也不动,像是睡着了。

金旭走进去,帮他把鞋子脱掉,拿了薄被想帮他盖一下。

尚扬没动,但睁开了眼睛,礼貌地说:“谢谢你。”

金旭:“……”

尚扬道:“我脑子很清醒,身体不受控制而已。”

金旭把被子搭在他身上,道:“睡吧。”

尚扬看着他的脸,若有所思。

金旭道:“有什么需要?喝水吗?”

“不喝水。”尚扬严肃地说,“你长得好他妈帅啊,本颜狗被你迷到了。”

金旭:“……”

尚扬忽伸手拉住他的衣领,把他拉低一些,仔细看他的五官,道:“你是不是整容了?”

“没有。”金旭忍不住看他开合的嘴唇,道,“你……你真好看。”

尚扬有点苦恼地说:“我觉得我的鼻子不够挺拔。”

金旭看他挺拔的鼻梁,道:“不要胡说,我看就刚刚好。”

尚扬欣然道:“谢谢。”

他拉着金旭的衣领,金旭俯着身,与他的距离已经很近了,不得不将手撑在他的身旁。

两人的呼吸就这样交错在一起。

金旭的视线从尚扬的鼻子挪到他的嘴唇上。

尚扬慢慢闭上了眼睛。

金旭的呼吸急促,只要再稍稍半寸,他就能吻到对方。

但尚扬的手也随即松开了他的衣领。尚扬是睡着了。

金旭:“……”

最终他没有继续,把被子盖好,关掉灯,出去时还带上了房门。

夜晚过去,黎明到来。

金旭出门去上班时,醉酒的尚主任还没醒。

日上三竿,尚扬头痛欲裂地爬起来,太久没喝这么多,简直是要命。

他睡在主卧床上?金旭睡了隔壁吗?

等等……等等。

他脑海里浮现出了昨晚的碎片式画面。

他躺在这张床上,揪着金旭的衣领把人拉低,两人离得极近,嘴唇要碰到对方。

???

!!!

干!发生了什么?

亲……亲了吗?

尚扬下意识摸了下自己的嘴唇,完全想不起来了。

倒是记得自己大放厥词,对金旭嚷嚷着:“本颜狗欣赏你的美貌!”

这无疑是在老同学面前社死,死得还很难看。

松山派出所。

金旭正与张志明副所长商量工作分配,他想今天调个休。

“去办点私事。”他有点不好意思地对张副所长道,“再不办就来不及了。”

别人不可能在白原待着不走,只怕也就再留三两天。

和张副所长商量妥当,手机里有条微信消息进来。

金旭拿过来看了一眼,表情顿时一空。

尚扬:家里有急事叫我回去,我临时买了车票,列车已经出发,来不及当面道别,谢谢这次盛情招待,以后如果去了北京,记得联系我这个老同学,到时请你吃饭。

还敢更官方吗?金旭被活活气笑了。

列车上,尚扬坐在窗边的位子,斟词酌句地发了那条告别消息后,既尬又麻。

为了避免难堪,他选择了跑路。

手机一震,金旭回复了他。

金旭:好,很快就去,你等着。

—第一案·他来到我的城市—

(完)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案完结。

明天休息一天,后天开始讲第二案

【第二案和第一案的画风区别会很大】

让我们回到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大城市!(bushi

还会有老读者们很熟悉的一位影帝朋友来串场,敬请期待(新读者不了解也不用着急,不影响.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