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啾间失格[综]》

天命

线条般的四肢在煤块底下胡乱舞动了一下,旁边的煤球焦虑的观察了一番,确认对方是个完全起不来的弱鸡,顿时面面相觑,其中一个自告奋勇,把煤块抬起来了。

被压得扁扁的绷带煤球安静一会儿,用力把自己从地上揭起来,心有余悸。

果然不能干活,看,一干活就出事。

“都出来都出来,别在洞里待着,快点开始干活。”

一道苍老的声音招呼着,煤球们顿时簌簌而动,忙不迭的绕过绷带煤球鱼贯而出。太宰治缀在最后面,刚刚探头出去,就听见那道苍老的声音又说话了。

“你,就是你,快点开始干活!”

见绷带煤球天真无邪的歪了歪脑袋,锅炉爷爷在心里叹了口气。他停下手中研磨药材的动作,表面上仍旧做出一番凶相,催促道。

“汤屋不养闲人,想在这里活下去就要工作!而且是辛勤的工作!跟阎魔亭那种悠闲的状态是不一样的!”

他伸出六条手臂中的一条,给自己灌了一口茶水,一只手还在抹胡子上的水,另一只手已经给绷带煤球指了方向。

“去,搬煤出来,投进那边的火炉里。”

绷带煤球这次似乎听懂了,老老实实走进洞里,不一会儿就出来,稳稳举着沉重的煤块,丢进火炉里再飞速返回。

从幸福的阎魔亭来到苛刻的汤屋,真是好大的差距。锅炉爷爷又叹了口气,继续研磨药材。

他万万想不到,在洞里刚发生了一场浪费他同情心的险恶交易。

太宰治解下绷带,拦住了一只行色匆匆的煤球,以煤球特有的语言发出邀请——

【想戴我的绷带吗?】

* * *

红阎魔并不意外会看到汤婆婆亲自来接待他,这位年岁悠长的汤屋魔女此时脸色十分阴沉。红阎魔多留意了一下她身边站着的那位少年,接触到他的目光,那名少年先是微微僵硬了一下,然后慎重又歉疚的向他深深低头。

红阎魔胭脂色的红瞳中略过一抹笑意,轻微摇头,将视线投向汤婆婆。

“啾啾,好大的阵仗。”他笑道,视线略过四周,服务于汤屋的男男女女下意识缩头,大约是察觉到了他腰间有佩刀,恐怕会不太好相处。

“红阎魔,你来这里做什么?”汤婆婆眯起眼,异常戒备。

这只千年内将阎魔亭发展为鬼神世界数一数二大店的带刀麻雀,汤婆婆从未小看,这次又是汤屋先出手,却什么也没得到。不过白龙做事谨慎,绝不会留下什么证据,就算红阎魔提请魔女议会审议,也得不到结果。

想到这里,汤婆婆的眉宇微松。

“当然是来消费的啾。”

出乎她的意料,红阎魔笑容满面的回应道。汤屋魔女短暂的愣了一下,下一秒,她额角的碎发翕张开来,眼神可怖。

“就算你拿出金子,我也不会接待你的!你……”

她的话语消失在红阎魔拿出的一大把宝石里,宝石五颜六色,在汤屋的灯光底下散发出奢华的光亮。这是比黄金还值钱的东西,也就是红阎魔之前打算去世界之底买东西才带在了身上,现在刚好派上用场。

短暂的沉默之后,汤婆婆扭头,向旁边的主管吼道:

“还想让我们的贵客等多久?快些把客人迎进来!”

开门做生意,就是这么现实,换做红阎魔也会这么做。四周的男男女女立刻热情了起来,一拥而上,簇拥着红阎魔往汤屋里走。汤婆婆绕到人群后面,眯起眼看着前方的热闹,叮嘱白龙。

“盯紧红阎魔,那可不是个省心的家伙。”

不过只要有宝石,就算是她讨厌的姐妹钱婆婆,也不是不能接待。

红阎魔余光看到汤婆婆离开了,那名清秀的少年反而上前来,与主管一同,引着他往里走。

“十分抱歉,今天还有河神到来。”白龙轻声说道,“原本您给出的宝石,足够包下今晚的汤屋。”

他看起来始终有几分沉郁,眉宇并不舒展,这让他原本还有几分稚气的清秀面容染上些愁绪。红阎魔见过不少龙,小世界发展到如今,龙不再只是神话的象征,而是开始各自谋取出路,像白龙这样的小龙,一旦失去栖身的河流,就会无可避免的过上流离失所的日子。

“白先生,大宴会厅已经准备好了。”主管点头哈腰的说道,又殷切地看向红阎魔,红阎魔会意,抛了一粒金子给他,主管立刻灿烂的笑起来,连连把他往上面请。

“您里面请!里面请!喂!酒水都快些上来!”

众人簇拥之中,红阎魔振开三色羽的蓑衣,他的刀仍旧佩在腰间,只是沉迷于金子的人们显然已经看不到了。主管更是借助身份之便,凑在他身边为他斟酒,用的是极其大的海碗。

汤婆婆早有交代,要灌醉这只麻雀,好把他身上的所有钱都掏出来。

“一个人喝也太寂寞了啾,其他人也一起好了。”红阎魔端着海碗,这个碗跟他娇小的身形相比,显得愈发巨大,不过红阎魔脸上丝毫没有惧意,他向厅中汤屋的工作人员笑容满面的举杯。

“今晚所有的开销都记在红的账上!请与红共饮啾!”

轰然一声,厅中人纷纷应诺,身材矮小的男人殷勤的上前来,挥着两把小扇跳起滑稽的舞来。红阎魔愉快的“啾啾”出声,仰头喝下一海碗的烈酒,向身边的主管示意。

主管常年混迹酒场与客人共饮,酒量极大,更何况他使用的还是小杯子,于是也丝毫没有怯意,痛快干了。厅中人纷纷响应,烫酒下肚,场面愈发热闹。

旁边的白龙似乎想要劝阻,但是主管盯着,他不好表现得太过,会被汇报给汤婆婆的。他面无表情的跪坐在原地,心中十分担忧,视线频频投向红阎魔,却都被安抚下来。

也许这位阎魔亭的主人另有打算……

主管一门心思劝酒,却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被劝下了更多。经营着阎魔亭的麻雀极善劝酒之道,等到主管感觉眼前已经有些模糊的时候,红阎魔已经又将新酒递到了他面前。

主管想要推拒,再喝下去就算是他也支撑不住,可红阎魔拿了象牙筷子,轻敲杯盏打节拍,另一只手伸进怀中,却是取出了一枚光彩夺目的七色宝珠。宝珠之光将整个厅堂映得极为明亮,在这美丽宝物的映照之下,三色羽的麻雀语调悠扬的唱起了劝酒歌。

“夜光宝珠七彩辉,岂敌一饮千忧飞……共饮!共饮啾!”【注】

已经极度热烈的气氛顿时再次被泼入滚油,主管和厅中所有人都忘了今夕何夕,只知道大口喝酒,尽情享受美味的菜肴。红阎魔一杯接着一杯,自饮更劝酒,完全面不改色。等又过了一刻钟左右,场中最顽强的主管也已经歪倒在地,彻底醉倒过去,嘴里还喃喃着喝酒。

热闹的宴会厅稍稍安静下来,只剩下醉倒后的呓语、要酒的呼喝声、以及沉沉的鼾声。红阎魔从容整理好衣袖,起身,带着一身酒香来到白龙身边。

“已经没问题了啾,我的伙计有劳你关照。”

白龙神情震惊。

“您……”

红阎魔笑着摇头,“该说是天不怕地不怕呢……还是什么?居然跟麻雀比招待。啾啾,太弱了太弱了,完全不能打啾。”

红阎魔饮酒向来海量,根本灌不醉,顶多喝太多后稍显兴奋,但这在席间反而更加助兴。汤屋的主管固然很有经验,可阎魔亭存在上千年,红阎魔经手的宴会多不胜数,一点劝酒的小把戏根本不被他放在眼里。

“您的伙计现在在锅炉房。”意识到时机正好,白龙毫不犹豫地低声说道,“麻烦的是,已经跟汤婆婆签了契约,恐怕已经融入到搬运煤炭的煤球中了。”

“没关系的,我那个伙计稍稍有些特殊的能力。”红阎魔笑道,他已经站起身来,准备往锅炉房去,“等找到他之后,我大概会大闹一场,所以,要暂时委屈你了啾。”

白龙松了口气,这是要打晕他的意思,他很愿意。被打晕之后就可以不响应汤婆婆的命令,也就不用做违背自己内心的坏事,之前潜入阎魔亭盗窃,已经足够让他愧疚了。

“我知道的,汤婆婆掌握了你的名字,你反抗不了啾。”红阎魔抬起手,怜爱地摸了摸这条小龙的头,“我固然可以直接带走你,但是我看得到,你跟这里还有一段缘。”

“会在这里遇到,非常非常重要的人啾。”

三色羽的阎雀向白龙微笑了。

“如果有一天,有人说出了昔日那条河川的名字,就跟她一起走吧,再也不要回来。到了那个时候,请用这根羽毛到阎魔亭来,我会尽全力帮你啾。”

白龙看着对方掌心那根红羽毛,神情动摇地抬起头。

“昔日的河川……您知道我被汤婆婆夺走的名字吗?”

红阎魔微微摇头,“不,我不知道,但是与你结缘的那个人知道。”

“那是会降临在鬼神生命中的……宛如天命般的存在。”

三色羽飘摇,红阎魔走出宴会厅,他最后转身,手搭在剑柄上。只是一道很轻柔的剑气,不会切实的伤到白龙。

“……您遇到过吗?是……怎样的人?”

白龙的话让他的动作轻微一顿,很快,白龙看到那只有着漂亮三色羽的阎雀笑了。

“啾啾,当然。”

“是个神一样的好孩子啾!”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