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综]这个宰来自迦勒底》

#16

冬木市的夜晚当真是多灾多难,昨天才刚刚上演了金闪闪单方面碾压黑漆漆的表演剧目,今晚就又开始了骑士与骑士的战斗。

京跟在肯尼斯的身边躲在暗处,面上带着对黑发骑士的恋慕,心中却对两个人的战斗看的津津有味。

平日里对君主恭恭敬敬收起锋芒的Lancer在和惺惺相惜的少女骑士战斗时露出了不同以往的耀眼光芒,京相信即使对方没有爱情魔痣这样的魅惑技能、只要看到此时战斗中的骑士那仿佛闪闪发光的矫健身姿,女性们也会为之倾倒吧。

当然对于她来说比起骑士的容貌,她还是更在意骑士的两柄宝具。

破魔的红蔷薇与必灭的黄蔷薇。

对于本质上是由魔力形成的从者身躯,破魔的红蔷薇根本就是这场圣杯战争中最有利的宝具吧。

但可惜的是,Lancer的现主人却陷于三角恋的漩涡之中无法自拔。

京的视线落在了站在她身前的肯尼斯的右手手背上,鲜红的令咒是御主的证明。

她下意识摸了摸自己手背上的红色令咒——那是她和韦伯连夜研究出来的伪令咒,虽然看起来和他们御主的令咒没什么区别,但事实上对从者并没有任何的约束能力、也不能给从者任何的辅助。

技能点被他们两个人全都加在了糊弄肯尼斯上,所以也没有精力去补充什么魔术效果了。

这样的令咒也不会被圣杯承认,所以她还是需要抢夺一位真正的御主的令咒来参加争夺圣杯的乱局之中。

其实原本她的目标是韦伯手上的令咒,但是虽然韦伯傻乎乎的很好糊弄,但是他召唤出的征服王却过于警觉了,而且两个人的相性非常的高,征服王也没有换御主的打算,所以她不得不把目光放在了其他御主身上。

肯尼斯就是她的第二选择。

而且她觉得她的机会来了。

虽然Saber组的御主据说是站在对面给与Saber治疗辅助的银发美人,但情报远多于在场所有人的京却知道Saber的真正御主是谁。

卫宫切嗣,有着‘魔术师杀手’头衔的赏金猎人。

京的线人给她发过来的情报里还难得少有地添加了个人情感来描述这位赏金猎人先生,显然在对方的手里吃了不小的亏。

甚至还悄咪咪地透露了如果京给卫宫切嗣添堵或者干脆利落地杀了他的话,他能免费提供几条情报的意愿。

原本京没有和卫宫切嗣正面对上或者合作的意思,所以在线人发来这个意愿的时候只是随口敷衍了过去,不过现在看来也许可以稍微交易一下。

就在京思考如何联系上那个在线人口中冷酷无情、就是一个杀人机器的卫宫切嗣并表示合作意愿的时候,一个让她恨不得转身就走的人突然出现在这个本应该不会有普通人出现的战场上。

棕发的少年像是被什么人从暗处推出来一样,在或隐藏在暗处或站在明面上的众人的注视下,踉跄了几步才稳住了身形。

在一片静默之中,抬起脸无辜地朝着两个穿着轻铠拿着武器的从者和呆愣地看着他的银发人造人挥了挥手,“大家晚上好!”

自然到仿佛没有看见他们异于常人的装扮和周围乱糟糟的战斗残骸。

先回过神的是金发的骑士少女,她皱着眉头朝着Lancer的身后喊道:“Lancer的御主,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想将普通人卷进来吗?”

“……”将布置回避结界的任务交给京的肯尼斯回头瞪了一眼试图跑路的京,成功地让少女站回原地后才头也不回地回应道:“这的确是我的失误,Lancer,把那个少年控制住!”

对于从者来说,控制住一名普通的人类少年还是很容易的,所以肯尼斯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Lancer身上,他皱着眉不悦地看着低着头表达自己歉意的京:“你怎么回事?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吗?天体科的学生如果都像你一样,那我倒是觉得时钟塔没必要养着这么一门废物学科了。”

“非常抱歉,阿奇博尔德老师。”

京嘴上说着抱歉,但却在心里撇了撇嘴。

布置回避结界的可是你们矿石科的学生,与我又有什么关系。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那家伙是怎么跑进来的!

顶着肯尼斯的谩骂,京悄悄抬起了头看向乖巧地被Lancer按住肩膀却毫无挣扎举动的系色望,觉得似乎哪里不对。

原本没有在意的怪异之处在京的主动思考下逐渐变得清晰,她下意识瞪大了双眸,过于离谱的答案下意识冲出了唇齿。

“……人间失格?”

“什么?”

原本还想再骂几句的肯尼斯皱起了眉,他似乎察觉到面前一副乖巧样子的学生并没有将他的责骂放在心上。

额头上的青筋猛烈地跳动了几下,他深吸了一口气准备让Lancer带着少年先回据点,然后他再好·好·地让京明白什么叫做尊师重道。

但是明显今晚是不那么平静的一晚。

包裹着不详的黑色雾气的迷之从者发出嘶吼朝着一旁护着自己表面御主的金发骑士冲了过去。

为了避免因为距离过近而伤到少年,Lancer皱着眉不得不带着少年远离了Saber。

虽然他一副担心Saber的样子,但还是为了少年的安危停留在了原地。

金发的骑士与突然冲出的神秘从者战在了一起,原本已经安静下来的港口区又再次传出了战斗的声响。

肯尼斯和京同时转过了视线看向战场,注意到黑色从者手里拿着的武器,师生两人同时露出了嫌弃的表情。

“这是谁家的从者啊,刚从百货商店出来吗?拿着菜刀就冲上来打架了?”

没有什么老师架子需要在意的京顺着自己的心意吐槽道,而一旁虽然没有开口嘲讽的肯尼斯却用表情表示对京说出的话的赞成。

掉价,真的太掉价了!

这谁家的从者啊!家里穷到只能让从者拿菜刀出来打架吗?好歹拿个看得过眼的宝具吧?

表示看不下去了的京和肯尼斯提议自己去把误入战场的少年处理一下,肯尼斯可以继续让Lancer进行今夜的挑战(挑衅)。

肯尼斯思考片刻,轻轻地点了点头,勉为其难地开口指导道:“如果不会消除记忆的魔术,直接让他把嘴闭上,让说不出今天的所见也可以。”

“是的,阿奇博尔德老师。”

朝着肯尼斯行了一礼后,京悄悄地接近了带着少年站在战场边缘的Lancer,和骑士说了一下肯尼斯已经同意她先带走少年的提议后,成功地带着系色望脱离了战场。

“好巧啊有希小姐!没想到我们居然可以在这里遇到!”

离开港口区后,系色望对着京露出了与往常无二的灿烂笑容,仿佛刚刚到一切都没有发生。

京利用使魔调查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在得知周围没有人偷听后为了以防万一又加了一层魔术结界。

在确定一切都搞定后,她才露出了厌烦的表情,“演戏还没演够吗?我倒不是很想继续陪你演了。”

她略微停顿了一秒才再次开口喊道:“太宰君。”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