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鹤归云霄》

第二十七章 紧急时刻

扎克于山似乎感觉到了花月夕的异样,但是并未有多说什么,而是与身边人吩咐了几句,想要其悄悄带离了会场。

不过那信使依然喝得有些醉意醺醺,看到花月夕要离开,竟是似乎颇有兴致地叫住其步子。

花月夕虽然心中有些发慌,但还是停下身来,将目光看向那信使。

信使虽然喝醉,但似乎对于扎克于山有七个老婆的事情很是清楚,花月夕的存在很是容易发现。

信使提出要求,叫花月夕献上吐蕃的舞蹈助兴。

对于这个要求,花月夕颇为紧张,莫说自己的言谈举止和吐蕃不甚相同,吐蕃的舞蹈其一点都不会。

花月夕以身体抱恙告退,扎克于山也是提议叫自己其余的妻子为其献舞。

信使不依不饶,借着酒意,靠近花月夕,意图与之有些许肢体亲热。

在吐蕃风俗之中,自家妻子献舞甚至与他人共舞都是十分正常的事情,但是在扎克于山眼中,花月夕和其他人不一样,只要其不愿意做的,便是不可以有人强行施加于她。

扎克于山抽出宝剑,一剑贯穿信使的胸口,叫其一命呜呼。

看得这一幕,整个在场的人士全都异常震惊,尤其是花月夕,着实没有想到扎克于山居然敢如此做。

整个扎克于部落全算上不过两千人的样子,在吐蕃王眼中,却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杀了信使,即便是有十张嘴也说不清楚谋反的意图。

换而言之,扎克于山这一杀固然解气,可是也必定会为自己部落招来了杀祸。

“扎克于山,你疯了么!?”花月夕道。

扎克于山并未有丝毫紧张,反倒是朝着花月夕淡然一笑:“去收拾东西吧,我亲自送你离开。”

“那这部落怎么办?你们的吐蕃王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花月夕又道。

扎克于山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一人做事一人当,而且现在吐蕃王正是需要用人之际,灭掉自己的一个小部落,兴师动众没有丝毫成果可言,他是断然不会这样做的。”

说到这儿,扎克于山又呼了口气道:“总之,从今天开始,我扎克于山就要亡命天涯了。”

“可是......”

花月夕还想说些什么,却是被扎克于山打断道:“别说没用的了,赶紧准备去吧,我们没有多少时间留在这里了,不然到时候死的可不是光我自己了。”

花月夕知晓自己多说无益,便是离开了会场,去准备自己的行囊了。

而与此同时,扎克于山用极短的时间安排好了扎克于部落的规程,其常年卧病在床的父亲扎克于奇族长重新出山主持大局。

事已至此,扎克于山唯一的生路仅剩下了逃亡一条路了。

扎克于山与花月夕在简单收拾了一番后,便与其一同纵马离开了部落。

本来扎克于山想要带着花月夕往西北域逃亡,不过花月夕的决定甚是叫其感到奇怪,按照花月夕的说法,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

眼下两国边疆即将交战,这里也便是最混乱的地方,即便松赞天明想要派人追杀,也是断然不会想到两人会逃向这里。

两人纵马骑行了一天后,到了距离大唐边疆最近的山脉,山脉有一主峰名曰巫山。

翻过巫山便可以直接到达荒漠地带,距离镇西城也不过还有二十余里的样子。

扎克于山提议暂时在这山里躲避风声,待到两国大战过去后,再想法离开这里。

花月夕应允,随后和扎克于山一起上到了半山腰处。

站在半山腰间,看向镇西城的方向,隐隐约约可以看得清楚吐蕃的布兵方位还有严阵以待的镇西城。

“看这排兵布阵的架势,估计两方马上就要交战了。”扎克于山道。

花月夕看着镇西城,面色有些凝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夜晚到来,花月夕与扎克于山草草吃了一顿野餐后,便匆匆睡去。

时至半夜,篝火然灭,周围变得一片漆黑。

花月夕蓦然张开双眼,看了一眼正在熟睡的扎克于山,随后悄悄抓起了行囊离开来。

她要翻过巫山,尽快赶回镇西城。

究竟是放不下李继,还是不愿意看到大唐边关失守,生灵涂炭,花月夕自己也搞不太清楚。

不过花月夕知晓,自己若是不去到镇西城内见到李继,自己一定会后悔的。

夜晚的山路很不好走,尤其是翻过山后下山的路途更是叫其屡屡跌倒。

若不是黑夜遮掩,花月夕身上早就可以看出血痕遍布身子。

荒山野岭,诸多毒虫野兽出没,花月夕虽然小心异常,但还是被一只野狼给盯上了。

不过叫花月夕奇怪的是,没有多久,那野狼的叫声就突然消失不见,很是奇怪。

花月夕来不及多想,便是将这归结于自己的运气不错,匆匆加快了下山的脚步,生怕再有什么东西盯上自己。

后半夜寅时,花月夕下了山,到了荒漠地带。

虽然花月夕感到很累,但却不敢有丝毫的耽搁,毕竟还要绕过吐蕃的军营,赶在黎明时分到达镇西城。

到了卯时后,花月夕终于到了镇西城附近。

不过还未等花月夕到达城门,便是被一伙埋伏的吐蕃兵给抓住了。

战场上忽然出现一名女子,虽然花月夕身着吐蕃服饰,但还是叫众人疑心大起。

这些吐蕃兵盘问花月夕的来路目的,却是没有任何结果,双方即将交战,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这些吐蕃兵决议将其就地处死。

然而就在要将花月夕处死的时候,一个魁梧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视线中。

是扎克于山!

花月夕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此时天色已经有些明亮,可以看到扎克于山浑身的衣衫有些破烂,鲜血淋漓。

不难看出,这些伤口全都是被野兽爪子生生抓出来的。

回想自己一路的遭遇,花月夕顿时有些泪眼模糊,这哪里是自己运气好,分明是扎克于山偷偷跟在后面,和野兽以命相搏,为自己清除了障碍。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