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综穿之只想好好活》

红楼平儿

“快到了?”苏倾走出房间就看到一群人在收拾东西。

“嗯,”韩司骥见苏倾只穿着单薄的衣服,就脱下自己的披风给她披上:“水上风大。”

苏倾也没有拒绝他的好意,整理了一下身上的披风。

“你准备带谁一起去林府?”他们已经商量好了这次到扬州首先要拜访的就是林家。

林如海在巡盐御史这个位置上已经做了两任了。江南的情景恐怕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只是林如海是太上皇的心腹,和现任的皇上并没有什么交情。

这次他们之所以要拜访他,就是希望能通过林黛玉,将他拉到皇上这边。

“曹启,严华我让他去四周找找灵药。”韩司骥递给苏倾一杯温水,他知道倾儿不怎么喜欢喝茶。

苏倾对于这人无微不至的体贴,那是非常受用的。

林家

林家的院落十分的精致典雅,只可惜因为只剩下林如海一个主子,所以就显得有些凋落。

在华美的宅子没有人气也会变的死气沉沉。

林如海因为身子的原因,这些天一直都没有去衙门。

“咳咳咳,”披着外套坐在床上的林如海手上拿着一本经书。注意力却放到了窗外竹林上。

他的黛玉最喜欢竹子,不知道在贾府有没有她喜欢的竹林。想到自己膝下仅有一女,林家的传承断在了他这里。以后他到了地下,知道列祖列宗会不会骂他。

“咳咳咳。”想到此处林如海倍感凄凉。无子对于一个士大夫出生的男人来说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可是他又能怪得了谁呢,夫人出生荣国府,贾家枝繁叶茂。嫁给他时夫人的身子也是极好的。

可他们林家却已经是五代单传,而且林家人的身子都比较弱。他能怪的也只有他自己。在林如海心里,贾敏是被他连累的。若不是嫁给他,也许贾敏就不会落得个没有儿子送终的结果。

巡盐御史这个位置不好做,但他已经一无所有。女儿也已经托付给了岳家,能抓住的只有忠君一点了。

“老爷,门外有人求见。”林管家的年纪已经不轻了,家中的儿孙想要将他接出去享受天伦之乐。

但是他从小就和老爷一起长大,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将老爷丢下。于是拒绝了儿孙的要求留在了林府。

“难道是衙门里出事了?”

“不是的老爷,其中有一位姑娘带来了大姑娘的信。”林管家自然是知道老爷有多么惦念大姑娘。

“玉儿?快将人请进来。”

苏倾和韩司骥跟着林管家一路来到了林家待客的大厅。

双方见礼后,苏倾将林黛玉的信交给了林如海。她不知道信中写了什么,但以林黛玉的性格应该是报喜不报忧的。

果然林如海看了林黛玉的信后,脸上的笑容都灿烂了一些。知道女儿的病已经好转了很多林如海不高兴才怪。

“如海多谢姑娘为黛玉看病。”林如海竟然对苏倾行了一个大礼。倒是把苏倾吓了一跳:“林大人可是折煞女子了。”

苏倾侧身避过了林如海的礼:“林大人可能不知道,我十分喜爱黛玉,见她年纪小小却知书达理,善解人意。自然是不忍她被病痛折磨。小女子身无长物,唯有医术能够拿的出手。”

“无论如何,如海都要谢过姑娘为黛玉做的。”林如海是个恩怨分明的人,黛玉的体弱之症,他已经不知道找过多少大夫。可黛玉的情况却依旧没有任何好转。

如今女儿来信说她已经痊愈,林如海怎能不开心。

“林大人不必如此,倒是我看林大人身子好像不怎么好,若是大人不介意,小女子愿意为大人诊治一番。还请林大人不要怪我唐突,我不为其他,只为黛玉罢了。”

苏倾说的十分直接,她没有什么圣女心。林如海死或者不死她都没有任何想法。但是林黛玉成不成孤儿她却是有想法。

林如海大概是没有见过这么直接的人。一时间有些愣住了。

韩司骥倒是不奇怪,自家倾儿说话不喜欢弯弯绕绕的。以前还因为身份的原因没有办法。如今有了实力,对这些繁文缛节就更加不耐烦了。

“林大人莫怪,倾儿性格豪爽,为人又有些护短。”韩司骥觉得林如海应该感到庆幸,他家的女儿在苏倾的庇护之下。

贾家是个什么样的人家,京城很少有不知道的。这位林大人难道还以为他自己将女儿送到了一个福窝不成。

“是老夫狭隘了,黛玉能够有苏姑娘看护,是她的福气。”林如海也是一个豁达之人。

苏倾也不耽搁开始给林如海诊脉。

“林大人,是**了。”

“**?”林如海身边的林管家忍不住惊呼出声。老爷身边的所有事情都是他亲力亲为的,怎么可能被人下毒。

“林管家,稍安勿躁,听苏姑娘把话说完。”林如海倒还是一脸平静。

他的身子虽然一直都不怎么好,但这几年身体垮下去的速度还是让他有感觉的。只是他早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所以也没有特别在意。

“是蛊。”

“又是蛊毒?”韩司骥听了苏倾的话皱眉,这世间能够熟知蛊毒的人不多。所以他怀疑给皇上和林如海下蛊毒的是同一个人。

“倾儿,是什么蛊?”

“不知道具体的名字,不过我知道它的效用。中这种蛊毒的人身体会一天比一天虚弱。然后再特定的时间暴病而亡。”

“特定的时间?”

“就是下毒的人所定的那个时间。”

“看来,林某这条命是被别人定下了。”林如海在官场多年自然知道,有时候一个人在特定的时间死去才会有更大的价值。

原著中林如海是什么时候死的?好像是秦可卿死之后,贾元春封妃之前?

这两者有什么关联吗,苏倾表示自己想不通。

算了,想不通就想不通吧,反正有她在林如海也死不了。刚好她对那些灵药的研究也有了一些成果。在林如海身上试一试应该无伤大雅……吧。

没胆子在皇帝身上试药的苏倾。

林如海不怕死,但却不会找死。能活着自然是要活着的。苏倾有能力除去他身上的蛊毒。林如海自然是万分感激。

苏倾需要什么,林管家就会安排什么。苏倾为除蛊毒做准备。

韩司骥也没有闲着,他和林如海在书房密谈了一天。出来后林如海原本因为吃了几天苏倾开的药,有些血色的脸又变成了苍白一片。

一副遭到巨大打击的样子,苏倾没有去问韩司骥和林如海说了什么。既然他不和她说,那她就当不知道。

“苏姑娘为何要寻一只白鼠。”林管家听到苏倾最后的要求后,有些咋舌。

“为了不打草惊蛇,我并没有杀死林大人身体中的那只蛊虫的打算。我将把它引到出来,然后放到这只小白鼠身上。那个下蛊的人不会感觉到任何异常。”苏倾其实也不知道林如海身上的蛊虫死后,下蛊的人会不会知道。

不过以防万一,她还是决定移花接木。

“哦,哦,小人明白了,立马就去找。”林管家虽然还想问为什么一定要是白色的老鼠,但想到人家好心给老爷解毒。不就是要一只白色的老鼠吗,他一定给苏姑娘弄到。

不说林家的管家找白老鼠找的鸡飞狗跳。韩司骥和林如海这边却是已经开始合作了。

林如海在江南经营多年,对甄家的所作所为知道的比谁都清楚。韩司骥收集到的证据都能够装两大箱。

苏倾一边给林如海调养身子,一边完善自己的解毒计划。

等到半月后,苏倾通知林如海可以解毒了。

这天,苏倾,韩司骥,林如海和林管家一起聚在书房里。

“林大人,待会儿可能会有些疼痛。”

苏倾看着林如海之单薄的身板,不得不先提前说一句。

“姑娘放心。”林如海看到对面小丫头的眼神颇有些哭笑不得。他又不是三岁小孩子还怕疼。

韩司骥侧头微微一笑,倾儿怎能如此可爱。

“咳咳,那我开始了。”苏倾将事先配好的药丸给林如海服下。

然后点燃了她用灵药做的熏香,大概一刻钟后林如海就开始颤抖。额头上冒出细细密密的汗珠。

林管家立马拿出毛巾将他的汗水擦掉。

苏倾将林如海的手臂凑到熏香边上:“林大人,坚持住可千万不能晕倒。”

林如海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

又过了一刻钟,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到了林如海手臂皮肤下面有什么东西在蠕动。

苏倾立马在林如海的手臂下方割开一个口子,在附近撒上了灵药粉末。然后大家都看到那个东西往伤口这边爬过来。

那蛊虫刚刚从那伤口处爬出来,早已准备好的韩司骥眼明手快的将其用筷子夹住。苏倾立马在小白鼠身上划了一刀。

韩司骥将那蛊虫放了进去。

苏倾缝合好小白鼠的伤口,观察了一阵子。发现小白鼠还是活蹦乱跳的。

“大功告成!”她真是太天才了,苏倾为自己点个赞。

“林某多谢姑娘救命之恩。”林如海脸色有些苍白。并不是因为失血过多,他的伤口早在蛊虫爬出去之后就上了药,不再流血。

之前彻骨的疼痛和看到那么恶心的蛊虫,他的身体和精神都受到了打击。

“林大人之后按照我给的药方吃药,过不了多久就会痊愈的。”

“林某明白,多谢姑娘。”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