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我在开封府坐牢》

第 22 章

崔桃手一抖,大钱袋子掉在地上。

在都大家屏息惊讶的时候,这等金钱哗啦作响的声音就显得尤为大。

韩琦、王钊等人同时都看向崔桃。

崔桃赶紧把大钱袋子捡起来,“看吧,我说今天不宜出门,有血光之灾。”

“原来这血光之灾指应验在别人身上?”王钊好奇问。

崔桃眼珠儿乱转,“甭管是谁,反正是有了,总之我算得准。”

王钊觉得哪里好像不对,却还是给面子地点头附和崔桃。

韩琦问李才:“死因?“

“人挂在家中梁上,像是自尽,刘仵作已经去了现场。”

“那我们也去么?”崔桃赶紧问韩琦。

“男尸不归你验。”

“那太好了。”崔桃转身就把何安招呼来,令其包几个水晶汤包和荷叶饼,她好带走,用来当明日的早饭。

当韩琦目光射过来的时候,崔桃委屈巴巴地把手里的纸包藏到身后,坚决护食。

“韩推官尽管去忙,有李才押我回去便可。”

崔桃知道韩琦现在根本不担心她会跑。外有地臧阁的人徘徊监视,对她目的不明;内有崔茂、吕公弼对她虎视眈眈,恨不得她早死省得丢脸。

现实就是如残酷,如今能让崔桃最觉得有安全感的地方,反而是开封府的大牢。

案子紧急,韩琦终究没说什么,带着王钊便前往钱同顺家。

崔桃有说有笑地跟李才往回走。

二人行至半路的时候,崔桃突然察觉到身后有异常,莫非今天增派人手了?

韩琦一直有派暗线盯着她。从上次州桥夜市开始,她每次从开封府出行,都在兼职做‘饵’,等着鱼咬钩,这次应该也不例外。

扑通!

一名便衣衙役被人一脚从暗处的巷子里踢了出来,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不知是死是活。

接着就听到巷子里有打斗声,再然后,两名、三名、四名……都被丢了出来。

看来对方是高手!

崔桃忙将纸包和钱袋都捧在怀里,打开最上面的纸包,从里面拿出一只水晶汤包,咬了一小口。

李才早就慌了,见这阵仗,晓得对方来势汹汹,他一名小小的狱卒肯定也打不过。他心里害怕,但护住崔桃是他的职责所在,便催促崔桃快跟他一块跑。

“往那儿跑?”崔桃将咬过的水晶汤包立着放回去,又拿了一个新的咬。

李才示意前方,这才发现街首那边也来了一位黑衣人,手持着一把锃亮的大刀,正迈着大步气势汹汹的朝他们走来。再回头去看,刚才在巷子里打衙役的两名黑衣人也走了出来,距离他们更近,堵住了他们去路。

“怎……怎么办?”李才知道自己作为一名狱卒,问囚犯这种问题确实有些丢脸。但换个角度想,徒弟问师父办法,便觉得合情合理了。

崔桃匆忙又咬了两个包子后,慌张地跟两名黑衣人表示:“二位兄台饶命!我就是一无关紧要的囚犯!他是狱卒,是官府的人,你们抓他!”

俩黑衣人闻言后,立刻举刀朝着李才本去。

李才诧异地看向崔桃,万万没想到在这种关键的时候,他居然被自己的‘师父’出卖了。想想也是,她可是囚犯,这些人劫狱明显是冲她而来,自己居然傻到觉得她会跟他站在一起。

李才又气又恨地看向崔桃,正觉得自己今天的命怕是要了结的时候,忽听到几声‘啪叽’,再然后就是崔桃的喊声。

“愣着干什么,跑啊!”

李才这才反应过来,刚才的那几个‘啪叽’,是崔桃把水晶汤包甩在了那两名黑衣人的脸上时所发出的声音。更准确地说,是连汤带馅甩进了这些人的眼睛上。俩黑衣人当时就跟中暗器一样瞎了眼,痛叫着丢了刀,只顾着用双手捂弄眼睛。

剩下的那名自街首而来的黑衣人,距离他们稍远些,现在才反应过来要跑着追他们,却已经晚了?

李才跟着崔桃一溜烟猛往街尾方向逃,可巧街尾相接的另一条街是个热闹的小夜市。

李才本想呼救,喊有刺客,就听那厢崔桃边跑边脆声大喊:“我的天呐,有人撒钱了!”

接着,就见漫天的铜钱从天而降,发出叮叮当当的落地音,街上的百姓们狂热起来,大家纷纷冲过来捡钱。

崔桃继续边跑边喊边撒钱,很快她和李才就被人流形成的人墙挡在了后头。紧追而来的黑衣人想挤出人群追他们,却不得办法。

李才不得不佩服崔桃这招妙,如果像他想的那样喊有刺客,街上的这些百姓只怕都避开了,根本拦不住那名刺客。

俩人一口气跑到军巡铺求助,才算得以休息。

军巡铺派了四十名巡军护送崔桃和李才返回现场,三名黑衣人早已经不在了,几名衙役还晕倒在地,地上零星有几个碎包子,都是崔桃之前丢的。除此之外,还在地上发现了一枚刻有蝠纹的流星镖,应该是黑衣人被灌汤包弄瞎眼挣扎的时候不小心掉的。

“又是地臧阁的人,”李才特意对崔桃道,“看来他们真的很想救你出去。”

李才其实很好奇崔桃为什么会选择留在开封府,刚才她明明有机会可以离开。

“比起救,我更相信他们是来找我算账的。”

如果真打算救她,当初在她判*屏蔽的关键字*之前,怎不见有人出手?哪怕是给她送两顿好饭也行,但那时候根本没人管她。现在之所以闹这一出,怕是看到了她的画像告示之后,发现她有什么用处,才开始对她紧追不舍。

其实这些物理攻击倒不算什么,可怕的是精神攻击。原来的她为什么宁愿选择认罪*屏蔽的关键字*,也不敢道明自己的冤屈?

这到底是她智障,还是背后另有隐情,只能且行且看了。

韩琦从钱同顺家回来后,命刘仵作再行核查一遍钱同顺的尸身,以排除他杀嫌疑,确定他确实为悬梁自尽。

这之后,韩琦便来问崔桃和李才刚刚事发的情况。

“看来地臧阁这帮人并不好对付。”王钊感慨对方高手多,并且敌在明我在暗,想要缉拿他们只怕难度很大。

“倒也未必,鹬蚌相争,渔翁得利。”韩琦道。

崔桃马上附和地点头,一边赞美韩琦英明,一边揪着自己空掉的大钱袋子,在韩琦跟前晃了晃,“能不能给报一下?”

韩琦默然看一眼崔桃,转身走了。

王钊却忍不住了,哈哈笑出声来。

崔桃不明白:“他什么意思啊?”

“韩推官没反驳,就是给报的意思。放心吧,少不了你的,当时幸亏崔娘子够机灵。”王钊笑着安慰崔桃一句,便嘱咐她早点休息,随即也走了。

崔桃却有点生气了,她话还没说完呢,人竟然都走了。这钱是给报了,可那还有水晶汤包的账没算呢。

不过,第二天早上,崔桃还是吃到了八仙楼的水晶汤包。

李才为了感谢崔桃昨日救了他,特意赶早去八仙楼买了热腾腾的第一笼。

等包子送到崔头跟前的时候,热气还呼呼往外冒着。

白薄到几乎透明的包子皮,隐约可见里面包有粉色的虾仁,咬开后便有清新的冬瓜汤汁淌出来。虾仁鲜嫩,且口感有一点点发脆。只有活蹦乱跳的鲜活虾扒出来的虾仁,经过恰到好处的火候蒸煮,才会有这样的口感。

果然还是现蒸出来的包子更好吃,一口半个,两口一个,再配上一碗用鲜蘑做卤的嫩豆花,便是一个完美的早上!

闲着无事的时候,崔桃就坐在院子的树下,缝手套,缝围裙。倒不怕多做几个,反正以后不管验尸还是做饭,都能用上。

此时,韩琦与王钊等人正商议如何用萍儿引出天机阁。

如今萍儿虽愿意主动配合,但让她单枪匹马一人上阵,大家肯定不放心。一则担心他的人身安危,二则也担心她耍诈半路跑了。

可若是府里的衙役乔装跟她同行,却风险更大,容易暴露。因为王钊之前已经探过天机阁,引起了他们的戒备。即便他们如今安排萍儿合理地从开封府大牢离开,天机阁也未必会完全相信她。

一时间大家都没有想到更好的处置办法,便暂且将此事搁置。

次日晌午,吕公孺那边捎话过来,他已经借着母亲的名义将崔九娘请了过来,可以安排崔桃跟她在八仙楼见面。

一个时辰后,崔桃便现身在八仙楼的三号雅间,等来了崔九娘。

崔桃是崔茂的第五个女儿,却是唯一的嫡女,在三房排行最小,但在大家族里总排行是第七。崔九娘只比崔桃小半岁,是四房的嫡长女。

据吕公孺说,崔桃以前与崔九娘的关系最为要好。

崔桃打量起这刚进门的崔九娘,穿着一身崭新的浅绿新衣,身量苗条,从头到脚拾掇得很体面。鹅蛋脸,一双凤眼,从看到她那一刻起,崔九娘的眼睛就红了,蓄满泪水。

“七姐?真是你?”

崔枝不敢相信地冲到崔桃面前,抓着她的胳膊,激动地上下打量她,一边说她瘦了憔悴了,一边眼泪哗哗地往下掉。

“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你这是何苦呢!当初我就说不行,你偏要走!呜呜……”

崔枝说着就紧紧抱住崔桃,狠狠地哭起来,甚至用拳头捶她的肩膀,骂她混账,骂她太傻。

她明知她失忆了,却敢承认当年她有份儿协助她离家出走。

本来打算鉴茶的崔桃,默了。

上一章 回书目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