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今天血脉觉醒了吗》

祸乱之源

坐在小王座上的鹤狱打了一个哈欠,脖子上带着沉重的金饰,压的她差点抬不起头。

早上没有睡好就被吉尔伽美什扯了起来,也不知道他哪根筋抽了,明明平常根本不在意她的外貌,毕竟在对方眼里黑毛很丑。

在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吉尔伽美什诡异的审美,他喜欢黄金,身上一连串的黄金饰品,就连喝水的杯子也是金灿灿的。

甚至之前的寝宫都是黄金制成的地面,奢侈至极的同时又有一股不忍直视的暴发户气质。

要不是金闪闪的脸长的够好,就他身上的那串大金链子,在几千年以后估计也是引领时代风范的黑道大哥装扮。

于是发现黑色和金色很配的某位王者,提前体会了养女儿的乐趣,一大早就给自己的御宠带上了一串奇重无比的猫链子。

大概是人靠西装,马靠鞍。昔日被乌鲁克人民追杀的黑煤球,如今在神力的滋养和王的装扮饲养下,好歹也养出了几分贵气。

大臣们从底下往王座上看去,猫和王有几分诡异的相似,都是红色竖瞳,一大一小两个王座正好让这主仆两人给占了。

可是就是这样才不对劲啊!之前大臣们乐意哄吉尔伽美什开心,虽然这黑不拉揪的家伙一看就会给乌鲁克带来灾厄,但他们觉得在王的身边也掀不起什么风浪。

这一切的前提都在吉尔伽美什只把对方当一个小玩物身上,大臣们没想到就是他们的纵容,这位王给他新爱宠王座都给安了。

没看到一直受王喜爱的狮子都是趴在地上吗?!这不对劲,这实在是太不对劲了。

还有一点就是,那黑煤球别以为他们不知道刚来的时候是乌漆麻黑的,呆在王身边没多久以后居然和王越长越像。

所以,综上所述,他们私下开会,决定要把这黑煤球从王的爱宠里拉下马,这家伙实在是太危险了!说不定会颠覆乌鲁克。

黑煤球:……

关我啥事,搞得像我要篡权夺位一样,我敢吗我?!

“王上,近期出现了一头占据森林,危害人类的凶兽,常出没于杉树林中,”一名被选□□的忠臣出列,说完前面的话后顿了一顿,有些瑟缩的继续补充。

“自从珀雅大人来了之后,城里就开始出现各种灾难,突然出现的凶兽以及死状各异的人民,吾等恳求王上处死珀雅。”

“吾等附议。”

一群大臣们面露害怕之色,由于王上积威已久,如果不是恩奇都到来后王上的脾气好了很多,他们根本不敢这么进谏。

鹤狱猫脸上带上了幸灾乐祸和讽刺的表情,漫不经心的舔了舔自己后腿上的绒毛,似乎根本就不在意自己的下场。

不,其实她是有恃无恐,虽然她也不清楚自己在金闪闪心里的地位高低,但是按她对吉尔伽美什的了解,这群大臣绝对是在找死。

果然,下一秒宫殿里响起了金闪闪张狂的大笑声,那笑声让一群大臣们十分迷茫。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吉尔伽美什仰头大笑,下巴微扬起,看起来倨傲而又不可一世。

“什么时候本王的决定也要受你们掣肘了,还是说恩奇都的到来让你们感到有恃无恐?”

这两句似是而非的提问让大臣们出了一身冷汗,这一阵子王的性情大变,不仅取消了初夜权还做出了许多为民的大事。

因为挚友的到来让他暴躁的情绪好转,也很少出现动不动就处刑的毛病,这些让他们忘记了王之前的威慑力。

“吾等不敢,”大多数臣子颤抖着跪在地上,额头死死的靠在地板上,冷汗直流。

只有之前进谏的那位还抖着身子强撑着站立,他不敢和王上的目光对视,只好把求助的目光看向一旁的沉默已久恩奇都。

“恩奇都大人,”这位大臣看起来格外可怜,面上带着恳求的意思。

“不行的,”恩奇都摇了摇头,“珀雅是我的朋友,在这一件事上,我认为吉尔的做法没有错,灾厄和珀雅没有任何关系,这只是巧合。”

“是,恩奇都大人,”求助的那人见恩奇都也不帮自己,脸色惨白的随着之前的大臣们跪倒在地。

他之前是忠诚占据了上风,完全感觉不到害怕。

直到发现自己的愚蠢和孤立无援之后,才后知后觉的开始害怕王的惩罚,他额头死死的靠在冰凉的地上,闭着眼睛,仿佛这样就能逃避内心的害怕。

“看在你们的忠诚上,本王这次饶了你们的不敬。你们记住,珀雅是吾的所有物,所有由吾决定,下次如果你们再自作聪明,严惩不贷。”

吉尔伽美什深色冰冷,这是属于王的骄傲,珀雅是他和恩奇都给鹤狱取的新名字。

珀雅是乌鲁克一种宝石的名字,这种宝石十分稀有。名字的寓意也代表了青年王者对珀雅的期望,那就是成为宝库中最完美的珍宝,被王收藏和把玩。

他用自身的神力饲养这个小家伙,在对方的身上留下自己的烙印,那么珀雅不管怎么样都只能够由他惩罚,由他奖赏。

除他以外的其他任何人都不能对他承认的人或者事物指手画脚,否则就要有承受王怒火的觉悟。

鹤狱承认在这一刻自己有被他们维护的举动开心到,虽然昨天被吉尔伽美什给了一巴掌,但是今天这个甜枣让她很受用。

她可不会忘了自己刚来都城的时候差点被这些迷信的人民杀死,虽然理智上知道也不能怪他们,但是爽还是照样很爽。

这群愚蠢的两脚兽,终于知道朕的厉害了吧,黑猫身后的尾巴甩了甩,暴露她高昂的心情,猫嘴的弧度都往上扬了几分。

这也是猫身的又一个不好之处,动物的情绪简单,不像在人身时的面瘫,很容易暴露自己的情绪和一举一动。

恩奇都将对方的情绪和举动尽收眼底,小拇指动了动,真是可爱啊珀雅,有点想撸。

吉尔伽美什在上面进行着训话,他的爱宠和分担事务的挚友却有些心在焉,各自发呆。

看来等下朝了得找机会撸一撸小黑猫,恩奇都如是想着,最近都好久没有见到珀雅了。

明明是他先发现珀雅的,可是自从那日吉尔情绪突变以后,珀雅就和对方形影不离,完全被吉尔给霸占了呢。

连他都不让撸一撸,明明说好了世间所有珍宝一起共享的,恩奇都想到这就有点幽怨。

“恩奇都……?”

听到自己的名字以后,恩奇都迅速回神,这是他的王在呼唤他,绿发青年单膝跪地。

“臣在。”

“因为野兽霍乱乌鲁克,给吾的臣民带来了灾厄,并且因为此事给珀雅泼上污水,吾决定和你一起前往森林讨伐祸乱之源芬巴巴。”

听到芬巴巴的时候恩奇都瞳孔一缩,犹豫了一秒,但是很快就听从了王的安排。

“是。”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